好运百科

小说:姐姐,你没有想过,你才是我的替身吗?毕竟我们先认识的

御书园 2022-01-15 06:11:16 游戏 1 ℃

“你说什么?你们怎么会,怎么会!……”

我感觉天旋地转,双手用力握住罗兰的肩膀,要她给我个答案。

我和罗兰从小关系亲厚,而她一直也是乖巧懂事的。

墨凡与我们相识时间不短,她也没有表现出任何这方面的倾向。在我们结婚之后,她也是姐夫长姐夫短,央求姐夫和我给她找一个可靠的男人。

不对,我们两个是双胞胎。墨凡该不会喝醉了分不清楚,所以欺负了罗兰吧……罗兰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才会这么说,肯定是这样……

“姐姐,收起你无聊的想象吧。墨凡他可不是将你看那么重的。不然爱屋及乌,他怎么都不会这么绝情的。”

罗兰看出了的想法,不由嗤笑出声,随之凑近我,低声说道:

“他才和你提出离婚,就与我在一起了。姐姐,难道你没有想过,你才是我的替身吗?毕竟我也认识墨凡很多年了。

快点签下那离婚协议吧。兴许墨凡心情好,就能给你些补偿呢?这样,炎炎的病就有得治了,不是吗?”

罗兰看着我,眼底的神色讳莫如深。我心中一震,脑中顿时混乱,因为这样的罗兰让我感觉好陌生。

“妈妈,姨姨,你们怎么了都不起来……”

病床上的炎炎抽噎着问道,声音怯怯的。罗兰对他展开笑意,随之朝他而去。我突然起身,像箭一样冲过去拦住了她,紧紧抱住炎炎,不让她靠近半步。

“你走吧,这里不需要你。”

我说道,声音微微发抖。罗兰眼神一沉,但很快便泛起一抹笑容,转身而去,但是眼底却流露出深深的怨毒。

*****

紫癜的症状在晚上发作频繁,而且来势汹汹。炎炎开始高烧,四肢关节疼得他哇哇直哭。

我一边哄着他,一边给他用盐水擦拭降温。看着他小小的身体上布满了青紫的瘀点,我心如刀割,眼泪流个不停。

就这样折腾到黎明,炎炎的情况才有所缓解。

我小心翼翼地给他盖上被子,准备去给他倒些热水放着,但是一只小手却抓住了我。

“妈妈,什么是野种?爸爸他说这个词的时候,在看我。他说的是我吗?”

炎炎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声音虚弱,却澄澈。可就是这样的声音,令我的身子摇摇欲坠,眼前时明时暗。

“爸爸说的不是你,他只是和妈妈怄气,所以才会这样。爸爸最爱你了,忙完工作就会来看你了。”

我说道,强忍着眼泪不掉下来。炎炎听完我的话,点点头,小小的脸上也挂起了笑容:

“哦,原来是和你怄气呀。那没什么,反正爸爸很快就会来哄你了。我知道他工作忙,炎炎会乖乖等着的。”

说完这番话,他便虚弱地闭上了眼睛。我看着他,用手捂住嘴,好让自己不要哭出声。

结婚四年,墨凡宠我宠到了骨子里。他这个人不擅表达,更不会哄女人。生活中难免有磕磕碰碰,有时候明明是我错我也不低头,主动开启冷战模式。

这种时候,墨凡一定会主动缓和。用他特有的方式哄我开心,有些时候真的很笨拙,但却让我觉得很幸福。

可是现在,他再也不会这样对我了。或许是我错了,可是我究竟错在哪里,我都根本答不上来。

但炎炎是无辜的。只要一想起他被唤作“野种”的那一幕,我就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凝固殆尽。我还是错了,我对不起我的孩子,真的对不起。

*****

医院的押金已经所剩无几,病房的护士告诉我,再不缴费,只能停止对炎炎的治疗。

我哭着求他们宽限一下,然后便开始一个个地打电话,把亲戚和朋友全都借了个遍,却没有一人肯把钱借给我。

抱着侥幸心理,我给银行打电话,询问手上银行卡的余额,工作人员告知我钱款都已经冻结,一毛钱也取不出来。

我不敢给墨凡打电话,但是已经山穷水尽,我别无办法。然而打过去之后,得来的却是对方已关机。

我满心绝望地走进病房,熟睡的炎炎进入我的眼眶。

不行,我不能就这么放弃。我是孩子的妈妈,就算到了最后一刻我都不会放弃。

想到这,我眼神坚定,随之转身离开。

*****

碧海别墅,坐落于是城中最热的黄金地段,也是我和穆墨凡的家。

我轻车熟路地进门,然后穿过郁葱树木。正欲进屋,却看到一个人倒在不远处的草丛里。我疑惑,缓缓过去,随之神色大变,蹲下伸子去呼唤倒地的人。

“妈,妈,您怎么了,您这是……”

“罗伊,你对我妈做了什么!”

就在此时,穆墨凡凌厉的声音划过我的耳廓。紧接着,我的身子便被踹出好远,喉咙口涌起一股甜腥。

标 签声音 姐夫 爸爸 野种 妈妈

熱門文章

Copyright ©2022好运百科 聯系我們

Powered: https://www.haoyun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