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百科

“没想到吧,你也是个替身”

灰面儿 2022-01-15 06:11:16 游戏 2 ℃

这是《闲听故事》的第25个故事

图片


图片

1

“没想到吧,你也是个替身。”


杜依依得意地看着徐婧宜,恨不得从她脸上看到一点伤心、难过的神情。


然而徐婧宜抬眸看了她一眼,淡淡地说:“我知道了,你说完了吗?说完我就先回去了。”


杜依依不可思议地看着她:“陆承霖他根本不喜欢你,只是把你当替身,你一点都不介意吗?你还要嫁给他?”


徐婧宜已经站起了身,她轻笑一声:“陆承霖长得帅,又有钱,嫁给他又不亏。”


她停了一下,玩味地看着杜依依,继续说:“而且你这句话也说得太晚了,我们已经结婚了。”


说完,徐婧宜不再理杜依依说什么,转身离去。


图片

2


徐婧宜一直觉得陆承霖对她的喜欢来得太突然,他好像第一次见到她就对她表现出莫大的兴趣。


原本她还以为陆承霖是对她一见钟情呢。


现在看来他只是把她当替身了。


据杜依依所说,陆承霖大学的时候谈过一个女朋友,他很爱她,但因为各种原因,他们分开了。


后面陆承霖找的女朋友多多少少都有那个初恋女友的影子,包括杜依依自己,包括徐婧宜。


虽然杜依依说的话,真实性还有待考究,但是对于陆承霖不喜欢她这件事,徐婧宜是相信的。


她从来就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也不相信有无缘无故的喜欢。


图片

3


徐婧宜回到家的时候,陆承霖正在客厅看电视,他平时基本不会看电视的,估计是在等她。


徐婧宜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感慨,陆承霖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是无可挑剔的。


可这么优质的男人居然和她结婚了,她到现在都觉得有种不真实感。


陆承霖听到动静,回过头,看着她笑着说:“回来了,吃过饭了吗?”


徐婧宜:“嗯,吃过了。”


她换了鞋,走到陆承霖旁边坐下。


陆承霖亲了亲她的脸:“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加班吗?”


徐婧宜顿了一下,心想:哦,你前女友找我聊你初恋女友的事呢。


当然,她是不会跟他说这件事的,她笑了笑:“嗯,公司有点事。”


陆承霖:“辛苦了,先去洗个澡吧,今晚早点休息。”


图片

4


徐婧宜坐着没动,陆承霖摸了摸她的头:“怎么了,太累了不想动吗?”


徐婧宜摇了摇头,看着他,迟疑地问:“承霖,你条件这么好,为什么会相亲啊?”


陆承霖:“嗯?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事?”


徐婧宜:“哦,也没什么,只是今天听同事说她相亲了几次,遇到的都是奇葩,我觉得自己还挺幸运的,第一次相亲就遇到了你,所以就想问问你,照理说你这个条件,想嫁给你的人应该不少吧?”


陆承霖:“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父母急了,催我去相亲,我拗不过他们。”


徐婧宜目光如炬地盯着他:“那你怎么确定我就是那个合适的人?好像那时我们才见了一次面吧,你就开始追我了。”


陆承霖僵了一下,徐婧宜明显感觉到了,她垂下眼帘,看来杜依依说的是真的。


陆承霖笑了笑:“可能是你刚好长在了我的审美上,第一眼看到你就想把你娶回家。”


徐婧宜:“是么。”


她心想:是刚好长得像你的初恋女友吧,娶不到正主,娶个替身也不错。


徐婧宜当然不会蠢到去质问他,这年头谁还没点过去呢。


况且他们都分手这么久了,只要他们不联系,不影响到她的生活就行。


徐婧宜以为她不会介意的,可是当陆承霖靠过来想吻她的时候,她还是躲开了:“我先去洗澡了。”


图片

5


徐婧宜今天虽然在杜依依面前表现得毫不在意,但她说的话对她还是有了影响。


其实她和陆承霖从认识到谈恋爱,再到结婚也还不到一年的时间。


但是也足够她爱上一个人了,况且陆承霖这么优秀,喜欢他很容易。


只是陆承霖呢,这么久了他有没有一点喜欢她呢。


徐婧宜想起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陆承霖对她一直是规规矩矩的,从来都不会抱她,也不会亲她,更别说婚前同居了,最多就是和她牵牵手。


她看过闺蜜和她男朋友在一起的样子,他们简直就像一对连体婴,恨不得24小时都黏在一起。


徐婧宜以为这才是情侣的正常相处模式。


那时她就纳闷,陆承霖不是说喜欢她吗?怎么表现得这么禁欲呢?


现在她觉得她猜到了答案,他大概是想为初恋女友守身洁玉,所以不想碰她。


直到他们结婚后住到了一起,他们才有了实质性的肌肤之亲。


不过。。。


徐婧宜突然想到,他们第一次那天晚上,陆承霖表现得挺奇怪的。


那天也是他们登记结婚的日子,领完证,徐婧宜就搬到了陆承霖家里。


晚上睡觉的时候,徐婧宜有预感会发生什么,心里挺紧张的。


可是她等了很久,等到她快要睡着了,陆承霖才进房间。


进了房间,他在她旁边躺了许久,才慢慢地转身搂着她,问:“婧宜,我想吻你,可以吗?”


徐婧宜害羞地点了点头。


不知被吻了多久,她听到陆承霖声音暗哑地说:“婧宜,我想。。。可以吗?”


徐婧宜知道他问的是什么,没有说话,又主动吻住了他,以行动代替语言回答他。


徐婧宜被吻得浑身虚软无力,又因为是第一次,注意力都被疼痛分散了,所以她没有留意陆承霖的表情。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陆承霖好像一直盯着她看,像是要透过她去看什么人。


所以从他进门前,到他们在做最亲密的事情的时候,他一直在想什么呢?想得又是谁呢?


图片

6


徐婧宜心里想着事,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陆承霖从背后搂着她,轻咬着她耳垂,说:“睡不着吗?那我们做点别的事。”


徐婧宜浑身一阵颤栗,推开了他。


她觉得男人果然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明明心里爱的是别人,却又可以和她做这种事。


想到陆承霖在和她做的时候,心里想的却是别人,徐婧宜就觉得很不舒服。


这个时候她自然是不愿意的,她裹了裹被子,假装困倦地说:“我累了,想睡觉 改天吧。”


陆承霖凑过去亲了亲她,然后再次搂着她:“嗯,睡吧,晚安。”


图片

7


身旁很快传来平缓的呼吸声,陆承霖睡着了。


但徐婧宜还是睡不着,她转身面对着陆承霖,用手隔空描绘着他的眉眼。


他和初恋在一起的时候,是怎么样的呢?那时候他们一定很幸福很快乐吧?


她知道自己有点钻牛角尖了,可是任何一个女人遇到这种事都会心存芥蒂吧?


她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而已,自然希望自己的丈夫是真心真意爱自己的。


平心而论,陆承霖对她一直都很好,简直是别人眼中的模范老公。


如果不是今天听了杜依依的话,加上他的反应,她都要以为他是爱她的。


不过她也不会为了这点小事去和陆承霖闹。


她觉得自己就是有点小情绪,过段时间就好了。


况且她也相信自己的魅力,陆承霖迟早会爱上她的。


这样一想,徐婧宜心里就好受多了,很快便睡着了。


图片

8


接下来几天,徐婧宜都没有怎么搭理陆承霖。


她也不是在生他的气,只是心里有个小疙瘩,她需要自己消化一下。


当然,她也想看看陆承霖会不会看出她心情不好,会不会来哄她。


在她印象中,陆承霖好像从来没有哄过她。


可能是因为他们从没有吵过架,也没有闹过矛盾。


明明他们在一起还不到一年,但他们平淡得像相处了几十年的老夫老妻。


徐婧宜觉得自己就是太懂事了,太懂事的女孩往往没人爱。


所以这次她打算作一作,非要陆承霖哄一哄她才行。


可她还没来得及作,她就发现陆承霖好像出轨了。


图片

9


那天陆承霖回到家,像往常一样要来亲她,她突然闻到了他身上有女人的香水味。


其实陆承霖经常要应酬,身上有香水味也很正常。


可徐婧宜直觉今晚这个女人和他关系不一般,不过她也没多想。


只是在陆承霖要亲她的时候,她偏开了头,直勾勾地看着他。


陆承霖疑惑地看着她:“怎么了?”


徐婧宜看了他一会儿,假装嫌弃地说:“你身上都是酒味,臭死了。”


陆承霖闻了闻衣服,低声说:“抱歉,今晚喝了点酒。”


徐婧宜:“哦。”


陆承霖小心翼翼地看着她:“婧婧,你最近心情不好吗?”


徐婧宜心想,你终于发现我心情不好了,是该说你迟钝呢?还是说你根本对我不上心呢?


她淡淡地说:“没有,你想多了。”


陆承霖声音有点委屈:“那你怎么好像不太想理我?我做错什么事惹你不高兴了吗?”


他还委屈上了,自己做了什么事自己不知道吗?


徐婧宜:“没有,你今晚怎么突然有饭局了?”


之前陆承霖如果要加班,或者要应酬,都会提前和徐婧宜说的。


今晚她在家等他回来吃饭的时候,他突然打电话说不回来吃饭了。


陆承霖迟疑地说:“朋友临时打电话约,就一起去吃了个饭。”


徐婧宜原本还想问问是哪个朋友,她认不认识的,不过她觉得这样挺没劲的,像个妒妇一样。


所以她什么都没问,只说:“哦,下次有约记得早点告诉我,省得我还要煮你的饭。”


图片

10


洗了澡,躺在床上,陆承霖又要来亲徐婧宜。


徐婧宜又躲开了。


陆承霖:“我洗了澡,还刷了牙,没有酒味了。”


徐婧宜:“嗯,可是我想睡觉了。”


陆承霖撑在她上方没有动,垂眸看她:“我今晚和别人吃饭没有提前告诉你,你不高兴了?”


徐婧宜:“没有,吃个饭而已,有什么不高兴的。”


陆承霖:“那就是我哪里惹你不开心了。”


徐婧宜:“没有。”


徐婧宜本来想趁机摊牌,问一问他和初恋女友的事,这件事确实憋得她有点难受。


可是如果他说是呢?那她挺难堪的。


就算他说不是,她也不见得会好到哪里去,她可能会以为他在骗她。


她一直信奉这一点:不要和老公聊前任,不管结果如何,都只是自寻烦恼。


陆承霖:“那你最近怎么都不让我碰你?”


徐婧宜:“最近有点累,不想做。”


陆承霖看着她,像是在判断她的话的真假,看了好一会儿,他才低头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嗯,那早点睡,晚安。”


图片

11


那晚虽然在陆承霖身上闻到了香水味,但徐婧宜其实并没有放在心上。


不过陆承霖最近的应酬好像突然多了起来,经常不回家吃饭了。


当然,他每次都会提前打电话跟徐婧宜报备,一开始徐婧宜也没有理会。


只是时间一长,联想到那晚的事,徐婧宜觉得陆承霖大概是有问题了。


女人的第六感有时候真的准得可怕。


徐婧宜原本打算找个时间查查陆承霖的手机,查查他的行踪,可她还没来得及行动,就被她亲眼撞见了。


她看着一个小时前才打电话说有事不回家吃饭了的陆承霖,正和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在餐厅里吃饭。


她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徐婧宜几乎第一眼就猜到了那个女人是谁,因为她和她长得有点像。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她大概就是陆承霖的初恋女友了。


原来她回来了啊,怪不得陆承霖最近老是说忙,看来是去陪她了。


图片

12


徐婧宜并没有上前,她做不到云淡风轻地和他们打招呼。


她的修养也不允许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像个泼妇一样,去质问自己的老公为什么会和初恋女友在一起。


她拿起手机给陆承霖打了个电话,她看着他接起了电话,然后很快传来了他的声音:“婧婧,吃饭了吗?”


徐婧宜:“吃了,你呢,在干什么。”


陆承霖似乎想了一会儿才回答:“和两个朋友吃饭。”


徐婧宜:“嗯,早点回家。”


挂了电话,徐婧宜转身离开。


她回到了家,坐在沙发上等陆承霖,顺便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


如果没有杜依依的话,陆承霖和女人吃饭其实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她就算撞见了也不会多想。


如果她没有撞见陆承霖和初恋女友吃饭,她就算对她是否是替身这件事有心结,但她很快就会调节过来,不会对她和陆承霖的感情有什么影响。


甚至,如果在她打电话给陆承霖的时候,他大方承认他碰见前女友了,和她吃个饭,那徐婧宜最多也只是耍个小脾气,还是会和他过下去。


但现在。。。。。。


图片

13


徐婧宜大概等了三个小时,陆承霖回来了。


他脸上挂着笑,似乎很开心。


徐婧宜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说:“回来啦,我有事和你说。”


陆承霖在她旁边坐下:“婧婧,我也有话要和你说。”


徐婧宜觉得他大概是要摊牌了,不过她是个要面子的,自然不会给他先开口的机会。


徐婧宜:“我先说吧,陆承霖,我们离婚吧。”


陆承霖似乎没想到徐婧宜会这么说,他愣愣地问:“婧婧,你说什么?”


徐婧宜:“是这样的,本来我和你结婚就是因为你长得很像我的前男友,当初我家人嫌他穷,拆散了我们,现在他有钱了,回来找我,我想重新和他在一起。”


陆承霖:“我不信。”


徐婧宜:“信不信随你,总之我们离婚吧。”


陆承霖一副受了很大打击的模样,徐婧宜觉得男人就是恶劣,自己可以找替身,却接受不了自己成为了别人的替身。


她不想再理他,起身去收拾行李。


虽然她是爱他,但这爱不足以让她抛开自尊和他在一起。


输人不输阵,就算要分开,也该是她来提,她也要体面地离开。

标 签图片 替身 初恋女友 女人 早点

熱門文章

Copyright ©2022好运百科 聯系我們

Powered: https://www.haoyun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