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百科

“鼻祖”绊爱隐退 V圈粉丝“破防”虚拟主播大旗谁来扛?

新京报 2022-01-15 17:10:50 游戏 1 ℃

“与5年前相比,虚拟的存在以及人类拥有虚拟形象已经在世界上变得逐渐没有违和感,是一件非常值得开心的事。也成为了我重新审视自己的一个契机,毕竟你看,我已经不再特殊了!”

12月4日,已出道5年,被视为虚拟主播领域“开山鼻祖”的Kizuna AI(中文名绊爱)发布视频,宣布将于2022年2月26日的“hello,world 2022”演唱会后无期限停止活动,引发V圈(虚拟主播圈)轰动。绊爱是谁?她的出现对虚拟主播、虚拟偶像行业产生了什么影响?她的退出又意味着什么?12月4日至10日,贝壳财经记者采访虚拟主播从业者、V圈粉丝,对此进行了解读。

绊爱形象(来自B站官方号)

绊爱是谁?虚拟主播第一人

2016年12月1日,在YouTube平台上一个名为“自我介绍”的视频中,绊爱正式出道。视频的纯白色背景中,绊爱头戴粉色发箍、身穿白色爱豆风制服,以小女孩形象示人,并称自己是人工智能以及“Virtual YouTuber”(简称Vtuber,虚拟主播)。在随后的日子里,绊爱以日更的频率发布视频,并出镜直播、搞模仿秀、直播打游戏等,与观众高强度互动,在4个月内收获了40万粉丝。2018年2月,绊爱粉丝数量突破100万,5个月后突破200万,成为了全球粉丝数量第一的虚拟主播。同年,绊爱成为了推广日本旅游的Come to Japan宣传大使,收获荣誉无数。

绊爱的首个视频(官方账号截图)

在广大V圈粉丝眼中,绊爱被亲切地称为“爱酱”,并被公认为是在虚拟主播乃至虚拟偶像领域开宗立派的第一人。绊爱粉丝、曾从事过绊爱翻译字幕组工作的罗森告诉贝壳财经记者,爱酱之所以得到这个称呼,是因为她真正意义上开启了虚拟偶像这一角色定位的新纪元,“之后的几乎所有虚拟偶像几乎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她的启发或者影响;另一方面,在2016年年底到2017年年中这段时间里,市场上的同类竞品几乎不存在与之匹敌的可能性。”

在罗森看来,绊爱之所以能够成功,原因是多方面的,“中之人(即真人负责发声以及和粉丝互动,并佩戴动捕设备以虚拟形象出境)的选择是否合适?动作捕捉设备是否足够灵敏?台本设计是否足够有趣?破圈联动是否成功?这些因素共同造成了爱酱的领头羊现象。”

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在著名的二次元虚拟形象上,2007年出道的初音未来成名更早,不过初音未来的成名主要是开发者开放了其形象与音源库,从而引发了粉丝们广大的二创热情,可以说是粉丝共同赋予了初音未来灵魂。而绊爱在出道伊始,从形象设计到运营均由官方完成,并采用“中之人”的形式与粉丝互动,这一模式随后几乎被所有虚拟主播效仿。

国内虚拟偶像“默默酱”制作人,光合造米CEO杨麟告诉贝壳财经记者,绊爱是第一个虚拟Vtuber,呈现方式完全区别于初音、洛天依等“乐器”型虚拟艺人,是中之人+动捕设备以日常加游戏优质内容输出为主要体现的虚拟偶像第一人,也是AI自居的首个虚拟偶像,她的出现带动了一批同类型的虚拟偶像诞生,也吸引了更多的目光关注到虚拟偶像圈。

据了解,虚拟偶像的外在形象被粉丝称之为“皮”,但虚拟偶像也需要一个在幕后负责与观众互动的“灵魂”,中之人就承担了这一角色。从这点来看,初音未来属于“有皮无魂”,绊爱则做到了“皮魂合一”。目前,不少虚拟主播也被戏称为“套皮主播”,正是引用了绊爱开创的这一直播路线。

“爱酱除了角色形象好看,声音好听之外,另外一个很重要的点就是她的更新频率很高。爱酱刚出道时,粉丝量还不是很多,许多观众的留言也好,画作也好,都可以得到本尊的评价,或者是点赞,而来自官方的互动往往是增强粉丝黏性的关键点。并且,作为一个不断成长的企划,爱酱自身的很多特性都是在直播中逐渐被观众发现和接受的,这和事先把绝大部分特征(尤其是性格方面)都公布的传统偶像企划有着比较大的差异,或许这就是作为不按套路出牌的企划的有趣之处。”罗森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

在YouTube爆红后,绊爱随后也进入中国,在微博、B站等均设置了官方账号。绊爱的直播和视频节目包括脱口秀般明快的吐槽、直播打游戏、唱歌跳舞等。杨麟告诉记者,绊爱的设定是一个人工智能,但呈现出的性格却是“人工智障”,人物性格和缺陷都很明显,这样真实的人设更能获取粉丝的信任和依赖,从最初视频中注册账号开始,到后面“说相声”,走的是人物成长跟粉丝共同见证的养成系路线。相对于遥不可及的偶像,这种活跃于社交平台,时刻陪伴左右的人设更圈粉,“如果绊爱一开始只选择在日本本土发展,影响力一定远远低于一开始从YouTube出道。从历史意义上来说,她是先驱。”

目前,绊爱在YouTube平台上的粉丝数量超过300万,在B站上的粉丝超过140万。

“毕竟我已经不再特殊了”让粉丝“破防” 5年虚拟主播从蓝海变红海

12月4日,在绊爱发布视频宣布将无期限停止活动后瞬间引发V圈震动。目前为止,B站上绊爱宣布退出的视频已有2.5万条评论。

B站用户PeterKonikishi表示,爱酱真正把人设放在心上,做出了许多符合“虚拟AI”人设的独创举动,“其他的许多Vtuber,只不过是在翻唱、翻跳、画画、打游戏、看别人直播、追番看剧看电影、擦边球等方面下工夫,与不套皮的真实主播几乎无异,至于一些Vtuber的虚拟人设,或许只是出道伊始作为差异化吸粉的手段罢了,等拥有了固定的粉丝基础,就抛弃这个虚拟外壳,做与真实主播或者偶像一样的工作,完全失去了‘虚拟’的意义。”

在视频中,绊爱最让粉丝“破防”的一句话就是“与5年前相比,虚拟的存在以及人类拥有虚拟形象已经在世界上变得逐渐没有违和感……毕竟你看,我已经不再特殊了!”

据了解,在绊爱出道的2016年,虚拟主播领域还是一片蓝海,随着绊爱的横空出世,虚拟主播的数量逐渐增多。

罗森告诉记者,按照出道顺序,V圈除了绊爱这个“鼻祖”外,还有“四大天王”,分别是以独特的嗓音和不着调的视频风格出名的辉夜月、拥有强大FPS游戏实力的电脑少女小白、男性声音女性外表的狐娘大叔、以及目前仍在活动的未来明。“这些Vtuber是在整个行业的蓝海时期,敢于吃螃蟹的先行者。2018年之后,虚拟主播行业成为红海,据统计有成千上万人参与到这个行业里,其中不乏大公司和新成立的公司。”

根据User Local的统计,从绊爱出道到2020年9月,短短4年里有164亿日元注入到了虚拟主播领域。庞大的资金催生出一批十分成熟的运营公司,如彩虹社、hololive等。这些运营公司大力扩张自己旗下的艺人数量,抢占市场。其中,日本株式会社COVER旗下的Vtuber艺人组织hololive挺进国内市场与B站合作,曾一度占据了B站V圈大半的头部流量,拥有巨量铁杆粉丝。同时,国内也涌现出了不少虚拟偶像,如乐元素2018年9月推出的跨国虚拟偶像企划《战斗吧歌姬!》,在2013年作为中央电视台新科动漫频道的官方卡通形象推出,并在2019年宣布作为虚拟UP主转生的新科娘等。

2021年6月26日,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在哔哩哔哩成立十二周年演讲中透露,过去一年有超过32000名虚拟主播在B站开播,同比增长40%。

5年里,虚拟偶像市场的格局也一直在发生变化,如hololive旗下主播“赤井心”和“桐生可可”因发表涉台不当言论导致塌房,在B站一度如日中天的hololive不得不从国内市场黯然退出。砸下巨量资金的《战斗吧歌姬!》的6位“中之人”在今年2月宣布“毕业”(不再担任虚拟偶像中之人),项目趋于停滞。

与此同时,新锐虚拟偶像也在不断崛起。

12月10日,贝壳财经记者在粉丝创建的B站虚拟主播数据网站vtbs.moe的“急上升”一栏中发现,虚拟游戏主播C酱です在一天内涨粉1.18万,紧随其后的则是因退出消息获大量关注的绊爱的官方账号“AIChannel官方”,一天涨粉6397。此外,一些头部的国内虚拟偶像团体如B站旗下的VirtuaReal,乐华旗下的A-Soul等也均保持着稳定的涨粉态势,如在2020年11月推出的A-Soul,该团体中热度最高的虚拟偶像嘉然目前在B站的粉丝数量已经超过130万,A-Soul的走红还衍生出了“我真的好喜欢你啊”、“可爱捏”、“带我走吧”、“发病小作文”等不少亚文化“梗”,已经开始破圈传播。

在众多“后浪”层出不穷的情况下,不少粉丝对绊爱的称呼也从“爱酱”慢慢变成了“老爱”。

“分身事件”遭遇抵制 中之人与虚拟偶像应“合二为一”

“我最开始接触Vtuber是在2016年到2018年,绊爱就是我‘入圈’的契机之一。”V圈粉丝绫伊凝告诉贝壳财经记者,“接下来我关注了hololive的一些虚拟偶像,hololive退出后,国内的虚拟主播界经历了一段空窗期,最后,我对A-Soul‘黑转粉’,这主要是因为他们的运营比较用心。实际上,V圈就是另外一种形式上的饭圈,毕竟都是偶像,无非就是套一层好看的皮囊。现在的V圈,不是三四年前只要有个虚拟形象就能赚到流量赚到关注的蓝海了。只有一直维持虚拟感,维持原本的人设,有过硬的台本,良好的直播或者视频节奏掌握能力的虚拟主播,或者游戏技术过硬的虚拟主播才能让人一直关注。”

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对于虚拟偶像来说,“维持人设”非常重要,而绊爱所开创的“中之人”模式在赢得满堂喝彩的同时,也为虚拟主播的运营埋下了一个隐患。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粉丝是将中之人与虚拟形象进行牢固绑定的,也就是说,粉丝们基本上不会接受在不改变形象的前提下,更换中之人的行为。”罗森告诉贝壳财经记者。

绊爱曾在中之人问题上“栽过跟头”,据了解,绊爱的初代“中之人”是日本女性声优春日望,2019年5月25日,绊爱运营方启动“四个绊爱”企划,让绊爱的中之人增加至4人,该企划最终导致了粉丝的抵制。绊爱2018年快速的涨粉态势也戛然而止,直到该企划作废,以“初号爱”身份回归的绊爱才逐渐重新获得粉丝认可。

“你精心运营的虚拟偶像是粉丝们的精神伙伴,是陪伴他们治愈他们的伙伴,粉丝对此深信不疑,并把自己的感情全都给你了,这个时候,你告诉他:‘没想到吧,我这个壳子下有四个人,分别是一号机二号机三号机和四号机’,这是在践踏粉丝的感情,撕碎他们的信任。”杨麟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

“我们大家都知道这些其他次元的虚拟偶像项目在现实世界的人眼里,就是一个人给一个模型配音的结果,但就像迪士尼里扮演动画角色的敬业工作人员一样,选择置身童话,就必须先相信。包括运营团队、粉丝,都需要炙热的相信。比如我们团队的每个人都是跟默默酱一起工作和生活的,我们的合影里,我们的群里,默默酱都在,过年的红包也不会少了她的,默默酱没有中之人,我们整个团队都对此坚信不疑。”杨麟说。

有不少绊爱的粉丝公开表示,如果绊爱当年不搞出“分身事件”,其运营应该更加成功,说不定就不会“隐退”了。

“爱酱的分身企划以失败告终,新科娘连续更换了四代中之人最后也还是无限停止活动。这充分说明了粉丝们将中之人与虚拟形象牢牢绑定的心理。在我们看来,中之人的声音,性格与其所拥有的虚拟形象就像是一个人的性格与其外表一样,是不能,也不应该被更换的。除非采用一个新的角色,我们不会接受一个我们已经熟悉的角色,发出另外一个人的声音。”罗森告诉贝壳财经记者。

杨麟表示,很多虚拟偶像的操作都是随便在市面上找个二次元属性配音员来担任,这样做的问题就在于,对于配音员来说,作为这个虚拟形象的中之人只是她接的众多活的其中一个,她对这个工作的完成更像是外包人员对待外包项目,很难建立情感。“做虚拟偶像项目的运营方应该明白,既然是虚拟偶像,灵魂和身体就应该是永远合二为一的,就该全力避免发展成一个声优+一个模型‘各论各的’局面。”

粉丝为什么喜欢虚拟偶像?

罗森说,自己喜欢虚拟偶像的原因其实很简单,传统的二次元文化,例如漫画、动画和音乐游戏等,基本上都是单向的信息输入。而虚拟偶像带给了人们更多的真实感和互动感。你会感觉到屏幕对面虽然是一个虚拟的形象,但是在虚拟形象的外表下,有一颗和你一样真实的人类的心灵,“作为二次元爱好者,我非常喜欢精美的人设和好听的声音,二次元的画风,也使我倍感亲切。这一切结合到一起,就成为了虚拟偶像。目前,虚拟偶像这个圈子的环境,整体上来说比起最初要变得复杂一些,有一些向传统娱乐圈风格靠近的趋势,但是也仍然保留了其二次元圈子的一些特征。”

在绫伊凝看来,之所以喜欢虚拟偶像,实际上就是对异性的情感需求从现实转到线上,“线下,我们付出的情感和金钱、时间很有可能与幸福感的收入不对等,而线上,主播能对你的话进行回复,能够良性互动,减少了一些沉默成本。”

不过,截至目前,虚拟主播/虚拟偶像的发展依然要面临很大的现实压力。一组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8月18日,B站相对有关注度的3472个虚拟主播中,1827人当月营收0元,也就是说,超过半数没有一分钱入账。与之相对的则是虚拟主播高昂的运营成本,有从业者向记者介绍,虚拟偶像背后往往需要一个团队来支持,包括导演、剧本、动捕人员、声优等,而即便是最简单的个人虚拟主播,也需要购买动捕设备,以及支付修改模型的费用等。一些专业虚拟主播的流水支出每年甚至要达到上千万元的级别。

“祝福绊爱,希望她后续能越来越好,做过虚拟偶像项目的团队都知道有多难,但只要不下牌桌就有机会,在有更多用户和客户认可的时候,项目的价值就会最大限度地散发出来。”杨麟告诉贝壳财经记者。

在宣布休眠的视频中,绊爱表示将把自己的3D模型等托付给其所在的Kizuna AI公司管理,而关于休眠的原因,绊爱说,“不知道是谁创造的在白色空间开始旅程的我,正因为是从零开始,所以想找到自己出生的意义。最近接触到元宇宙、NFT什么的听起来好难但很有意思的新词,我也想将这些带到大家身边,为大家创造更开心的体验。”“以现在的技术和环境以及现在的我是很难实现这个目标的,认真想和世界上的大家相连,想成为更聪明的超级AI,为此我需要时间休眠。”

绊爱在12月4日的视频中表示将无限期休眠(官方账号截图)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罗亦丹 编辑 席莉莉 校对 危卓

标 签偶像 粉丝 形象 贝壳 记者

熱門文章

Copyright ©2022好运百科 聯系我們

Powered: https://www.haoyun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