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百科

人到老年,在网络游戏中找回青春

人间故事铺本尊 2022-01-15 17:11:05 游戏 1 ℃




屏幕上“匹配成功”几个大字出现。马朝晖打了鸡血似的坐直身体,他灵巧地按动着键盘,参与到一场混战中去。这只握着鼠标的手干瘦,起了褶子的皮肤表面分布着星星点点的老年斑。年龄是写在脸上的,与屏幕那头一起玩游戏的年轻人不同,马朝晖的脸很松垮,鼻梁上还挂着老花镜。再过一年,他就要七十岁了。


已经四十多岁的大儿子形容他:“大半天都泡在电脑上,谁家父亲像你这样。”


老年人与网络游戏,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词,还是同时出现在了马朝晖身上。在他的一天时间中,网络游戏占据了极大的比例。除了晚饭后例行遛狗两小时之外,从早到晚,马朝晖都在游戏中度过。


马朝晖是被子女从农村接到城市的老人,儿子在县城买了一套二手楼房给他一人居住。除了为数不多的旅游之外,他没出过县城,老伴也在十年前因病去世,他的人际圈单薄到只跟村里几户老人有来往。儿子给他买过智能手机,但因不会用网络,只能拿来打电话。直到2018年,儿子把家里淘汰的旧电脑送给马朝晖,要他用电脑解闷。儿子给马朝晖简单讲解了基础的操作知识,就要他自己玩。


开机后,电脑上的软件自动弹出页游的广告,一个穿着金甲的男人带着荧光色的战宠,背后还有一对夸张打眼的大翅膀。马朝晖点开这个浮夸的广告,就此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


这种页游广告投放量大,制作成本低。落后多年的技术与复制粘贴的美术,造就了可玩性不强的游戏。不过相对来说,容易上手,有时候只要点任务清单,角色就会自动寻找NPC完成任务。


网络上类似的页游广告 | 图源网络


最开始,马朝晖只觉得上面图案很漂亮,每次打开电脑都会出现这种游戏。他就习惯性地打开玩一阵。他不知道这种游戏是如何制作的,只觉得很有新意。后来,马朝晖把自己初次接触网游的心态评价为“见识太少”。了解当下的主流网游后,马朝晖发觉这种技术落后的页游,目标人群就是他这种中老年:“不用下载,一打开就能玩。我们不懂电脑,就这样玩上了。”


上手之后,马朝晖发现这种游戏的广告也是有变化的:“有时候就是一只很大的鱼,进化成龙。”各异的广告下,是相对雷同的游戏玩法。“进去就是点一个任务,角色自动寻路。就没别的玩法了。”


马朝晖很快就厌倦了这种点开即玩的小游戏,但他却有了对游戏的兴趣。他曾明确向儿子表示自己不愿意学电脑,为此连微信都不会用。现在为了玩游戏,他主动向儿子打电话询问。热爱滋生了行动。很快,在亲朋的帮助以及自己的摸索下,马朝晖学会了用电脑玩游戏。他在搜索引擎上问什么游戏好玩。推荐次数多的是当时大火的《英雄联盟》。他点了安全下载,被迫安装了游戏大厅软件,同时桌面上也多了一个游戏图标。


这款游戏,马朝晖最先是从儿子口中听说的。儿子抱怨上大学的孙子总是逃课去网吧,他和同学们一起“开黑”的网游,正是马朝晖玩的这款。在玩家多为年轻人的世界里,马朝晖碰了很多次璧。他不懂年轻人们说的术语,更不明白要怎么配合队友,失败后,有队友说他是“猪队友”“一个憨批”。直到有好心的玩家建议他去搜索游戏攻略。马朝晖才入了门,略微懂得这款游戏是怎么玩。




每次点开游戏之前,陶萍都要带上老花镜,她把平板电脑放在自己身前半米处,然后抬着胳膊在平板电脑上点下游戏图标。严重的远视眼让她看东西要戴眼镜,她也有高血压的毛病,玩一会电脑就要闭眼缓一缓。


才过六十五岁生日的陶萍和马朝晖是网友。一次,马朝晖的电脑突然无法运行游戏了,他在网上发帖子求助。陶萍帮助他下载了新媒体运行软件,两个老人就这样成为朋友。


出于同是农村出身的相惜,陶萍常常在微信里和马朝晖聊天,聊得最多的就是“游戏”二字。


与马朝晖在小县城的子女不同,陶萍的女儿很有出息,她和丈夫在广州买房定居,生了孩子后,把寡居的母亲陶萍接来,帮忙照看孩子。孩子上幼儿园后,老师建微信群,在群里布置作业,通知家长注意事项。为了应对幼儿园老师,从农村来的陶萍学会了用手机。她用手机逛淘宝,网购了不少东西。


自从孙子上了幼儿园,陶萍围着孩子转的人生一下子搁浅在岸。失去人生目标,她在都市没有朋友,也没什么要做的事情,就在手机上玩游戏。陶萍过六十二岁生日时,女儿送给她一台平板电脑,告诉她这款产品显示屏比手机大,字体也相对大一些,这能让老花眼的陶萍看得更清楚,操作也和手机差不多。后来见她玩游戏颈椎不好,又给她买了台式电脑。


但陶萍更喜欢在平板电脑上玩游戏,比起台式电脑,她觉得这样更为轻巧。女儿买的台式电脑,陶萍不愿意用,更多的时候还是抱着平板在床上玩。



平板电脑上安装有“消消乐”、“切西瓜”等小游戏。在大屏幕上手感不错,陶萍很快就玩得入迷。从入门级别的切西瓜开始,她又下载了系统推荐的几款手游,有社交类的,竞技类的。这些游戏中,陶萍最喜欢休闲类小游戏,《旅行青蛙》《奇迹暖暖》换装系列都是她的心头好。


游戏里的大部分玩家都会每天登录签到,陶萍害怕自己忘记签到错过奖励,每天设置好多闹钟,以提醒自己登录游戏。


在游戏中,她不会搭配合适的衣服,偏爱颜色鲜艳的上衣和鞋袜,尤爱黑丝。这格外落后的审美被一起玩游戏的年轻人们嘲笑了很久。后来,她不懂得怎么搭配,所幸就让角色穿着系统分配的套装,这样不出彩,同时也不出错。她觉得,自己对游戏的热枕不比年轻人少,就是因为不能长时间盯着平板,她的等级才被年轻人落下不少。


身体状况,是老年人对玩游戏感到力不从心的主要因素。最困扰马朝晖的,就是他久坐之后就会发疼的腰部。


2019年初春,马朝晖用儿女给的生活费购买了人体力学按摩椅,以及更适应人体的科学键盘和鼠标。他有腰椎间盘突出的毛病,久坐受不了,只能打一会儿游戏就休息一阵。


为了治疗腰痛,他去小区楼下的按摩店里做针灸,购买了贴在腰上的发热贴,甚至把儿媳妇用来减肥的束腰穿在身上。多次尝试之后,也只能稍微缓解腰痛,做不到治根。


马朝晖痛恨这种需要抽时间来缓解的小毛病。他玩一会游戏就需要活动手腕,站起来走一段路,这会给战局带来很多不利影响。队友对他的临时离开提出批评,后面组队也不愿意带他了。


比起游戏,马朝晖觉得身体更重要。受限于身体,他手速很难提高,已经老化的关节也不比年轻人灵活。他唯一的遗憾是,自己可能很难达到最高的段位,不能体验到全部的游戏内容。




2020年,大年初一。孙子过来讨要压岁钱,孙烁带他到电脑前,献宝似的展示出自己从国外游戏平台steam中购买的单机游戏:“你喜欢什么游戏,爷爷买给你当过年礼物。”


孙子高兴地提出自己的意见,还不忘夸孙烁是个“潮”老头。孙烁的妻子赶紧从厨房赶来制止:“你这老不正经的,别带坏你孙子!”


七十三岁的孙烁在孙辈里很有人缘,又有几个小辈来找他玩,笑嘻嘻地向他讨要喜欢的游戏。他们知道和父母说游戏会被骂,而孙烁则会像个老小孩一样和他们讨论。


这些需要美元购买的游戏在年轻人群体中格外受欢迎。


孙烁的妻子不支持他玩游戏,过年期间也不断叮嘱,甚至感到怀疑:“前几年,你不是反对他们打游戏的吗?还说这是电子毒品。”


起先,从中学教师退休下来的孙烁对游戏印象并不好。他和在岗的同事还保持着联系,以前认识的年轻教师成了班主任,他们不可避免地谈到孩子的教育问题。有的教师为孩子在宿舍里藏手机打游戏而发愁,更有几名学生夜里翻墙去网吧,回来的时候摔伤了腿。同孙烁关系密切的老教师在课堂上呼吁学生们远离网游,用大好青春来学习。


网络游戏势不可挡地席卷了年轻群体。孙烁的孙子孙女放假也喜欢捧着手机,大女儿还要他帮忙管教过孙女,但没起到作用。随着时间推移,严禁碰手机变成一天只能玩一个小时,这是亲子商量后达成的和解。


2018年端午节,大女儿带着孙女来看孙烁夫妻。十岁的孙女打开电脑,玩起4399上的“森林冰火人”,这是个需要两人合作的小游戏,其他人不愿意陪她玩,没玩过游戏的孙烁只能硬着头皮坐到电脑前。在孙女的讲解下,他顺利上手了游戏,两人甚至会为了走哪条路发生争论。


首次体验,孙烁发觉他把游戏想得太坏了,小游戏能锻炼孩子的动脑能力,这也不是一件坏事。



从那以后,孙烁也偶尔打开4399,玩玩游戏。直到上初中的孙子问他要钱购买steam上的游戏,孙烁才知道了这个游戏平台。他开始在steam上购买单机游戏。这种单机游戏只需要购买一次就可以游玩全部内容。他买了推荐较多的《中国式家长》,通过这款有特色的单机游戏,他发现游戏中蕴含着制作人的思想,这给游戏带来了独特的魅力。


单机游戏上手难度各异,占据内存极大,制作精良的游戏上手较难。为了玩好游戏,七十三岁的孙烁仿佛孩子一样,查找攻略,时刻学习。多款游戏中,他最喜欢“欧陆风云系列”。这是瑞典游戏开发公司发行的游戏,简称p社。喜爱这种大型历史战略游戏的玩家自称p社玩家,在年轻人中算小众且洋气的存在。


战略型游戏要管理经济军事,现实感比较重。孙烁从游戏中得到了许多启示,他对游戏的看法也有了更多改观。


他想起曾经教导的学生喜欢读武侠小说,便试图把游戏与当年风靡一时的武侠小说归于一类:“没有游戏,学生们也会喜欢上别的东西。现在是游戏导致学习成绩下降,以前就是看小说让学生学习差了。都把游戏妖魔化了。”


当然,对游戏上瘾的现象也确实存在,因为接触到网络游戏,孙烁看了不少分析网游的书籍。他断定游戏上瘾是一种“斯金纳强化理论”,这多存在于抽卡游戏之中。孙烁觉得,只要理解了游戏为什么吸引玩家,那就不会特别沉迷。


孙烁的妻子虽然不能理解他,却也只在嘴上制止。她觉得孙烁和喜爱钓鱼的老人差不多:“这么大岁数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爱好,还能怎么办?”




沉迷打竞技游戏之后,马朝晖购买了专用的竞技键盘鼠标,同时家里的电脑因为运行速度过慢,也被更换成更新款式。他的所作所为在子女眼中,显得格外荒诞。


大儿子反对他打游戏,认为他就是“经历的太少,这才沉迷上了游戏”。面对父亲的爱好,大儿子先是打电话去劝说,但没有任何效果。马朝晖的孙子中学时沉迷和同学去网吧,大儿子打过几次就没再犯过。可他不能用同样的方式来教导父亲,这让在公司当经理的大儿子感到挫败。


为了让马朝晖活成一个“普通”的老人。大儿子从犬舍购买了一只纯种萨摩耶,并以儿媳妇怀孕为借口,将狗送给马朝晖。宠物狗的出现除了让马朝晖多了几个小时的遛狗时间之外,并没对马朝晖造成什么影响。大儿子托人给马朝晖相亲,试图找一个老伴,也被马朝晖回绝。有一次,他算准父亲不懂电脑,故意设置电脑死机。最后,马朝晖在网上求助他人,自己修好了电脑。


技巧不奏效,儿子只能暂时不管这件事,他怕激发父亲的逆反心理。


“妈,你玩游戏就玩吧。怎么这么幼稚。”陶萍的女儿总是开玩笑说她有“少女心”。在她看来,母亲玩的游戏和小孩给芭比娃娃换装相差不多。作为成年人的她都不喜欢这种太玛丽苏的游戏,更别说已经六十多岁的母亲。


与马朝晖不同,女儿支持陶萍尝试些新事物,哪怕学不到什么,至少能丰富自己。陶萍来到广州后,她就劝陶萍培养一个兴趣爱好。身边同事的父母爱好广泛,喜好摄影,练习书法国画,跳广场舞。在她看来,家里人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陶萍一个人在家里肯定会觉得寂寞,她也愿意为母亲的爱好花钱。


网购过后,陶萍又喜欢上了换装游戏。女儿觉得这种爱好没办法陶冶情操,算不上多光鲜。她没明确阻止母亲,而是在微信上发些老年人学习书画艺术的新闻,试图引起陶萍的兴趣。


2019年秋,女儿打听到老年大学即将报名,她把报名项目拍下来,回来问陶萍喜欢什么课程。陶萍没有特别中意的,这件事也只能作罢。


陶萍房间里,女儿给她买的玩具装满了一个纸箱。落灰的十字绣套装宣告女儿无用的努力。这些玩具价格不低,陶萍不是没试着玩过,只是玩了一阵就觉得无聊——她眼睛不好,十字绣很难把线穿入针孔。





仅有中学学历的陶萍一辈子生长在农村,来到城市后。女儿女婿虽然对她很好,做饭时也顾及她的口味,过节也会给她买些礼品。陶萍看着包装精致的礼盒,还是感觉到了格格不入。这种隔阂感在女儿一家三口用普通话交流时最强烈——陶萍只会讲北方本地方言。


广州有早茶的习惯,饭店里的饭菜小且精致,可陶萍吃不惯的淡口食物。小区里的老人们讲当地的方言,陶萍听不懂。语言成了她和城市最直接的隔阂。她没办法和当地老人建立联系,只能在家做做家务。


家里人都会用手机微信联系,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陶萍弄懂了手机。她开始借网络缓解寂寞。当时网购是比较潮流的事,她在淘宝首页买了不少便宜的网红产品。去小区的驿站拿快递时,她觉得自己好像脱离了农村的土气,成为一个新潮的老人。


2019年,陶萍看快手上的老人直播带货,那个黑瘦的老人带着草帽,正在兜售一袋大虾干。对方说这是当地特产,绝对童叟无欺。陶萍买回家后,发觉虾干和视频中展示的完全不同,虾仁又小又咸,并不值百十块的高价。她想要退款,结果发现卖东西的店铺已经关停。女儿嫌她不会买东西,劝她戒掉网购:“你买的东西又没办法退,还总是容易被骗。”


当天晚上,女儿耐心向她讲解这个针对老人的骗局,先是以网红产品吸引陶萍这些老人购买,还让长相憨厚的人展示产品。等发到家里后,店铺已经关停,客户想退货申诉都没门。


这一次,陶萍发现自己哪怕学会了网购,她和女儿这些城里人也是不同的。得到这个结论是意料之中,诸多日常都藏着她与城市生活的格格不入。买回来的网红零食不好吃,孙子嫌弃太甜,包装又俗气;不会用家里的扫地机器人;大热天不懂怎么开空调。


陶萍知道女儿对她的期望,希望自己像其他城里老人一样,学习摄影和国画,有着自己独到的品位和见解。但陶萍成不了这样的老人,她拍出来的照片总是带着土气,没有任何构图技巧。拿起画笔只能画出不规则的线条,而她自己也欣赏不了国画的美。


陶萍戒掉了网购,她不再预览那些销量十万加的产品,而是在手机软件中心里找游戏玩。最后她找到了喜欢的换装手游。在较为低龄化的手游中,陶萍算是极少数的老年玩家。她不知道年轻女孩追求的明星,也不懂她们聊的梗,但是,陶萍还是找到了她们之间的共同点——都对这款游戏感兴趣。有了与人交流的过程,无人陪伴的寂寞被缓解。她经常在公屏和年轻女孩们聊天,聊着聊着,有的玩家说要去上晚自习,或是要上早八点的课。


接触到游戏之后,陶萍脸上多了很多笑容,走路时也生出几分活力。年轻的玩家处事冲动热血,她和年轻人待在一起,不自觉沾染上了朝气,做事也不会想这想那。


在游戏中,陶萍把自己当做普通的玩家。她忘却了现实中的老人身份。她出生在农村,常穿的衣服就是长裤长袖。她的童年,没有公主裙和洋装,也不会像游戏主角一样漂亮,她羡慕过其他女生的裙子,穿着出门就会成为人群里的焦点。在角色身上试穿漂亮的纱裙和配饰时,她觉得少女时期的这份缺憾被补全了。总被调侃的有“少女心”,似乎也变成了真的。游戏中的她,可以暂时做一个少女。


如陶萍一样,绝大多数老年人都困扰于寂寞。在“老年人打网游”这种前卫的外皮下,是他们寡淡无趣的精神世界。孙烁认为,他打游戏看似很“酷”,其实和被骗着买保健品,聚众打麻将的老人没什么不同:“为了不再寂寞,我们选择了网游。”


身份是教师退休,儿女事业顺利的孙烁看似生活美满,其实他从没有过自己的爱好。他是教师家庭的子女,长大后分配到学校当教师。对于这份职业,他只当做谋生的工具,没有多喜欢。他和妻子也是岁数到了相亲结婚:“就是互相凑合着。没想别的。”年老之后,子女陆续离开家,他和妻子之间的交流仅限于生活。


游戏走进了孙烁的生活,他在策略游戏中排兵布阵,发展经济。看着自己建立的城市,他心里有一种满足感。这是现实生活给不了的。他能察觉游戏中的独到设计,也能凭着爱好游戏这一点和孙辈打成一片。


打游戏久了,孙烁见到各样的单机游戏。他能理解为什么有人愿意为了游戏花钱,年轻时没获得过的爱好都在年老后重归。他这个在年轻时循规蹈矩的人,成了老头子又开始叛逆。孙烁感慨:“我青春期没叛逆,到现在叛逆上了。”这算是弥补了一点遗憾。


子女陆续成家,马朝晖独居在县城的楼房。接连几年,他都是做好家务之后,就一个人坐在床上发呆。他觉得自己浑浑噩噩的,并拒绝再婚:“再找一个对象,两个人也没啥可说的。”在台式电脑上接触到游戏之后,他发觉了游戏的趣味性,一头扎了进去。


竞技类网游让他已经凉透了的血重新燃烧,直至沸腾。他一直觉得自己的人生没有任何价值,身为农民的他没有特长和事业,年老后更找不到自己的方向。而在游戏里,他可以按照指示完成任务,获得人物升级的成就感。最令他动心的就是在游戏中和他人配合打败敌军,取得胜利,这代表他所做的努力都有结果。


竞技类游戏相对公平,只要坚持磨炼自己的技术,就能有肉眼可见的提升。马朝晖通过查看攻略,自己琢磨战术,在游戏中取得了战场厮杀的快感。他的青年时期没有这种热血的经历。他理解在网吧里打游戏到天亮的年轻人,年轻的冲动与激情都体现在这里。


虽然已至老年,马朝晖仍能在游戏中找回属于年轻人的激情。他有一些竞技类游戏的天赋,本身也有热情。他幻想,如果现在二十岁,那他肯定要去做竞技。


“我的青春期只是晚了几十年。”打赢了一场战斗,马朝晖笑着说:“能在七十岁发现自己喜欢的事,总好过从没发现。”



题图 | 图片来自pexels

配图 | 文中配图均来源网络


(文/十四弦,本文系“人间故事铺”独家首发,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标 签游戏 女儿 孙子 电脑 老人

熱門文章

Copyright ©2022好运百科 聯系我們

Powered: https://www.haoyun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