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百科

原神短篇:喜欢着琴的旅行者,最终选择了放手

大猫观世界 2022-01-15 21:11:06 游戏 1 ℃

一抹嫣红染红了天空,大片大片的白云也在太阳的余晖中变得金光灿然若有人抬头望去,极有可能会沉醉于这一刻的美景当中,忘记手边的事情。

只可惜,旅行者并没有这样的闲暇,现在的她,正在骑士团代理团长琴的闺房里,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平日里那个英姿飒爽的女人。

“……荧,真的要穿裙子吗?不穿,不可以吗?”

琴的话语里带着央求,但荧却是一脸坚决地摇了摇头,

“不行,这种场合你当然应该穿裙子啦,你啊,就是平日里打扮得太男孩子气了,所有很多男生才会对你敬而远之的。”

“敬而远之就敬而远之,我又不稀罕。”要强的琴不服气地嘟囔起来,

“嗯,你说什么?”

“不不,没说什么……”被荧一瞪,赶紧波浪式地摇起头来。

再一看铺在床上五颜六色,款式各异的裙子,她的眉头都纠结地挤到一处了。

荧当然没有放过琴身上的这些小细节,她走到床边,瞧了瞧看了看,然后选了条白里带青的裙子递到琴的面前说道,“这条就不错啊,颜色很衬你啊。”

“是,是这样吗?”琴皱着眉头看了眼裙子,弱弱地问了一句,“这露出度会不会高了点?”

“……哈?”即便是见多识广的荧,也一下被她的这个问题给问懵了。

少女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以自由著称的国度里,居然还有如此保守的姑娘,别说这件礼服只是漏了点肩而已,就算是低胸的设计,大概也比不过某些骑士团女性成员平日里的穿着。

“不会,这条裙子的露出度刚好!”荧说得斩钉截铁,丝毫没有给琴商量的余地。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不是你请我过来帮你参谋的吗,怎么现在又不相信我的话了?”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眼见荧好像有些生气了,琴赶紧解释起来,“我只是怕,我穿裙子会有违和感。”

她担心的是,自己要是穿条裙子出去,大家会不会在暗地里笑话自己呢。

骑士团的代理团长琴,虽然是个公认的美人,但因为其自身干练的行事风格,偏男士的穿衣风格,导致她在众人眼中的形象定型了。虽然这样的她也很有魅力,但迄今为止,向她表达过爱意的,只有女孩子,与妹妹芭芭拉正好相反。

荧自然知道琴在顾虑什么,但她却只是笑了笑,然后对她说道:

“怎么会,像你这样的大美人,如果穿裙子出门,大家赞叹都来不及,又怎么笑话你呢?”

她的双手贴着琴的两边脸颊,语气愈发温柔起来,“听我的,拿出自信来,你可是大家都喜欢的琴团长哦。”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听你的。”琴被她说动了,心里也头一次有了穿上裙子走出去的念头。毕竟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就算是为了那个人,也该逼自己一把啊。

裙子的问题解决了,接下来就是化妆了。

在这方面荧也是外行,谁让她素颜就已经非常可爱了呢。

但荧不会,并不代表所有人都不会,没过多久,就有敲门声传入琴的耳中。

打开门一看,原来是骑士团的浪花骑士优菈。

“是你,你怎么会来这儿?”琴的惊讶是有原因的,身为劳伦斯家后裔的优菈,一直被全城人讨厌着,特别是城里的另外两个贵族,看见她更是躲闪不及,唯恐跟她走得近了,就会被大家怀疑和劳伦斯家族同流合污。

聪明的优菈很早就清楚这点,所以从加入骑士团以后,就一次都没有踏足过古恩希尔德一步。

那么今天,她又为什么破例前来呢?那自然是因为荧的请求了。

“……哼,古恩希尔德家也没落了啊,身为大小姐,就连化妆这种事情都要别人帮忙了吗?”
精通多种技能的优菈,嘴里说着挖苦的话,身体却径直向化妆桌旁走去,然后看了眼琴说道:

“还愣着干嘛,过来坐下啊。”

“啊嗯……谢谢你,优菈。”琴听话走到她身边坐下,

优菈却一脸别扭地回答道:“谢什么呀,我不过是被旅行者叫来的而已,才不是为了你……”
话说到一半,她突然看到笑得贱兮兮的荧,脸一下就红了,于是赶紧以口头禅结束了这个话题,“哼,这个仇我可是记下了。”

在琴的脸上涂涂抹抹了大半个小时之后,

优菈终于停下手里的动作,仔细端详了一下团长的脸,

扭过头看向荧,在得到她肯定的点头后,终于松了口气。

“哈……总算完成了,你自己也看看吧。”
枯坐了大半个小时的琴,在听到这句话以后,也长出了一口气。

一直在忙碌的优菈辛苦,可是什么也不能干,只能一动不动地做着的琴也同样很辛苦。

但是,这番辛劳是值得的。

她看向面前的镜子,镜中的自己面容精致,与平日相比少了一分英气,但却多出了九分妩媚。

“这,这真的是我的吗?”琴有些怀疑地摸了摸脸,因为现在的她,分明就是个温柔妩媚的贵族大小姐。

“好了,你要我做的事情已经做完,就不继续留在这里了。”

优菈对荧说完这话,又看向琴,犹豫片刻以后,还是开口说道:

“……今天是你重要的日子,玩得开心点。”

之后便不再耽搁,直径推门离开了。

房间里再次剩下荧和琴两个人。

还要再等一会儿才到约好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

琴让人送来了两杯红茶,开始与荧闲聊起来。

“说起来,不管是替蒙德城解决了风魔龙的危机,还是在日常生活中,

荧你真是帮了我很多呢,就连我和迪卢克的事情,

也多亏你多方撮合……一直以来真是谢谢你了。”

琴喝了口红茶,面露感激地看了眼荧。

荧摆了摆手,大大方方地回应道,

“哪里,这些都不算什么,只要你能开心,你能幸福,一切就都是值得的。”

“荧……”琴被感动到了,眼眶中已有泪水噙着,

因为感动,她终于问出平日里想问却不敢问的问题,

“荧,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

听到这话,荧先是一愣,继而又露出了玩世不恭的笑容,

“这种事……还用问吗,那自然是因为……”
说着说着,荧的脑海中又一次浮现出初见见到琴时的惊为天人,与琴并肩作战时的惺惺相惜,看着琴睡着时的情不自禁……

本就坐在琴对面的荧,开始一点点探头,离琴的唇越来越近,嘴里还温柔地说着,

“那当然是因为,我喜欢你啊……”

“什……荧,你……”

这般突如其来的表白早已吓懵了琴,她没了平日里的机敏,只知道呆呆地看着荧,离自己越来越近。

朝思暮想的人儿就在眼前,只要再靠近一点点,便能一亲芳泽,

所以荧有些意乱情迷了,事到如今,所有的无可奈何,她都想抛到脑后。

为什么我就不行呢?我一定能她开心让她笑,也一定能让她幸福……

幸福?当她在脑海中将这个词与琴联系在一起,荧的思绪便一下回到了最心酸,最无奈的那个瞬间。

那是荧第一次看到那种表情的琴团长,她就像个小女孩那样,带着甜甜的,羞涩的笑容,走在仰慕已久的前辈身旁。

便是在那个时候,荧才知道,无可奈何这个词,原来是这般沉重。

……酸楚的回忆让荧的脑子重新冷静了下来。

在马上就要碰触到琴的嘴唇时,荧犹豫了,

看着眼前这被吓得紧闭双眼的女孩,荧的心里,便越加悲凉。

啪的一声,荧的拇指与食指相扣,轻轻弹了一下琴的额头。

“呵呵,开玩笑的,你有被吓到吗?”

睁开眼时,琴看到了荧一如既往的笑脸,彷佛刚才的一切,真的只是一场玩笑。

她愣愣地看着荧,荧也默默地看着她,过了一小会儿,两个女孩才不约而同地轻笑起来。

“……真是的,刚刚可被你吓坏了。”琴一边揉着额头,一边开口抱怨道。

“抱歉抱歉,不是看你有点紧张嘛,所以才想和你开开玩笑。”

“胡说……我哪有紧张呀。”
听到琴不承认,荧的脸上便出现了戏谑的表情,一脸坏笑地说道,

“今晚迪卢克不是要在今晚的舞会上,把你介绍给他的亲朋好友,这种事换成谁都会紧张的吧?”

“还,还好吧……”琴仍然在死鸭子嘴硬,可害羞到低头的神态却出卖了她。

而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荧,只能不着痕迹地露出了一抹苦涩的笑容,然后在琴抬起头时恢复成原样。

忽然间,她像是有所感应一般,将目光透过窗户看向外面,

果然琴朝思暮想的那个人,已经站在古恩希尔德家门口等琴了。

“哎呀,某人已经来了,琴你可以走了哟。”
“不知不觉已经到时间了啊,那我……”

“走吧走吧,你不用管我。”荧笑嘻嘻地把琴推到门口,假装不耐烦地催着她走。

“……好,那我先走了……谢谢你,荧。”
琴也不再扭捏,说完便提着裙摆小跑着下楼。

但下一秒,她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突然停下脚步,转身看着荧,

“荧,你还会来看我的,对吗?”

少女的话里带着忐忑,也藏着期望,很多事情她已经明白,但仍选择不去说破。

荧沉默了几秒,然后嘴角再次扬起好看的角度回答道:

“当然会啊,我们可是好朋友啊。”

直到这时,琴才像是放下心来似的松了口气,

“那就好,你什么时候来,我都很欢迎哦。”

旅行者重新回到琴的闺房,走到窗边,透过窗户,她清楚看见琴就像一只好看的青鸟一般,

一点一点向迪卢克靠近,最后,投入他的怀中。

“你这样,真的好吗?”就在荧看着琴远去的背影愣神之际,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荧没有回头看她,只是看着天上那轮孤单的明月说道:

“有什么好不好的,我从一开始,他们俩之间,打从一开始就不是我能插足的。”

“哼,真是没出息,如果是我,一旦认定了,就一定要得到了才罢休!”

本应离开的优菈,现在也走到窗边和荧并肩而立。

“优菈你真厉害啊,我就做不到这种事……”旅行者的脸上笑容越发苦涩,看着身旁之人清丽的脸庞,继续说道:“我啊,只要看到所爱之人能开心地笑着,那便就够了……就算,陪她身边的人不是我也一样。”

见优菈只是怔怔地看着自己不说话,荧以为是自己的话让她不快了,

便转身向门口走去,一边走还一边说道,

“好了,我们也赶快动身吧,再晚一会儿,恐怕舞会里的所有好吃的都会被派蒙吃光了。”

还站在原地的优菈,这个时候好像终于反应了过来似的,

看着旅行者娇小的背影,低声轻吟道:“真是个温柔过头的家伙,不过正因如此,所以我才会对你……”

“嗯,你说什么了吗?”荧隐约间好像听到优菈在说话,转过身一问,却发现她摆着一副臭脸。

“不,没什么,你听错了。”少女说完这话,便迈开腿,走到了荧的前面,为的是不让她看到自己此时脸上的红晕。

“啊对了,优菈你舞伴找了吗?”

“没有,我怎么可能找得到舞伴。”

“那正好,我也没有,不如今晚我们俩结伴吧。”

“……也,也行啊……我会好好教你跳舞的。”

“拜托,我不是因为这个才邀请你的……”

月下行走,一路旖旎,在今夜如水的月光中,两个女孩相伴而行,一人昂首挺胸,一人窈窕轻盈,虽然身处在轻寒的夜色春风中,却说说笑笑,怡然自得,丝毫不显忧愁。

标 签旅行者 骑士团 裙子 说道 团长

熱門文章

Copyright ©2022好运百科 聯系我們

Powered: https://www.haoyun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