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百科

崩坏三主线27章 愚者的黄昏

诗意海浪Xa 2022-01-15 21:11:46 游戏 4 ℃

第一幕:【孩提时代,奥托与卡莲相遇,“大发明家”与“拯救世界”的诺言】

哭泣的小奥托

卡莲的微笑

“大发明家”

虚空万藏:真罕见,你竟然在回忆自己的童年。是对自己必定赴死的命运感到不甘了吗?


奥托:哈哈。(轻松)你可真会开玩笑(啊),虚空万藏。我不是才对德莉莎她们说过吗?我“自愿去死”,而且“死得自愿”。这不过是一场迟来了五百年的末路狂欢罢了。


虚空万藏:在我看来,你不过是用这种方式在掩盖自己的紧张和恐惧。


奥托:或许吧。呵(轻松)我确实也会紧张、也会恐惧——毕竟我的人生已经足够漫长;能看到撞线的终点,自然会让人心情雀跃。


虚空万藏:······你难道就没有期望过更多吗?


奥托:为什么不呢?呵(清醒,玩笑,戏谑)如果只是“期望”而已。可你也要明白,虚空万藏——真正不可能的事情,那从一开始就注定不可能的。


奥托:哈(停顿)如果你对这一点感兴趣的话······那么不如陪我在记忆的深处走上一程吧,老朋友。在其他人与我们产生注定的冲突之前,这应该还来得及。


第二幕:【天明东征前夕,卡莲的疑虑,青年奥托】


没找到东征前的立绘,辞行前往神州而最终到达八重村的旅途,是在东征失败后有一段时间了

奥托与赤鸢仙人第一次见面

虚空万藏:如果你让我去评判当时的状况······她在向你寻求精神上的深层帮助,但你却答非所问。


奥托:确实。不愧是启示之键,回答得相当准确。把对方当成超人、甚至是完人······这种因素在情感上会相当致命。你看,我的确不是一个合格的青梅竹马,对吧?


虚空万藏:没想到你竟然愿意如此客观地评价自己。


奥托:呵(确实,自知)——如果做不到这一点,我又要如何确信自己能够为另一个人,为与我不同的她,提供一段第二人生呢?


奥托:让我们接着往下看吧······供我们批评的机会应该还有很多。毕竟在她面前,我常常只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愚者而已。(嘲弄)


第三幕:【东征败归,篝火谈心,卡莲“得不出答案的问题”与奥托的温柔】

”夜这么深——你肚子饿了没有“


奥托:那时候的我还真是可笑。总以为那些自以为是的“温柔体贴“能解决所有问题。


虚空万藏:可一般来说,那的确很重要。要怪的话,应该怪那时的你自己,根本不懂她的那份英雄情结。


奥托:是啊······当她说”拯救世界“时候,她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她也从不会在这一点上动摇信念。

(此处弹幕好评:“憧憬是离理解最远的距离,可又笨拙地想留在她身边”)


奥托:呵呵呵······(自嘲)你看,这些致命的地方,从一开始就是错位的。

哼(似乎满不在乎地)——啊(轻叹)接下来的记忆······无非是让“奥托·阿波卡利斯”其人,一步步变得可悲可笑而已。(笑)


第四幕:【深夜交谈,怪盗卡莲探索与践行自己的道路,医生奥托兀自追随她的脚步。“彼此加油”】



虚空万藏:我真是不明白,那时的你怎么会别扭成这个样子。直接告诉她你全部的想法不就好了吗?整个历史或许都会因此而改变的。


奥托:可能吧。呵(抛弃,摆脱)不过你究竟希望当时的我对她说些什么呢?哼(感到好笑)说我自己正在用人体实验这样的方式研究新药吗?还是说,你希望我引用几百年之后的政治经济学理论,来启发她“劫富济贫不解决本质问题”吗?如果不是这些的话······即使直白地告诉她我做那一切的理由——这又能有什么用呢。哼(冷漠,自嘲)(逐渐激动,抑制和压抑情感)是她会因此而改变自己,还是我会因此而改变自己呢?


虚空万藏:但事实上,你们谁也没有改变谁。


奥托:当然。因为当时的我一厢情愿地认为,那样的自己,有更多可以暗中保护她的手段。


虚空万藏:呵。她可是天命最强的女武神,你竟然在那时就想靠自己的力量,去反过来保护她?


奥托:毕竟那时的我自认和她能力互补,总想用自己的方式去暗中弥补对方的短板。


虚空万藏:奇怪。从小体弱多病的你,怎么会在这种事情上自视如此之高?历史已经证明了,那时的你其实什么都做不到。你甚至还反而加速了她与自己原本的生活环境的决裂——而代价,最终也正是她自己的生命。


奥托:······是啊,那一天她最终发现了天命真正的阴暗一面。我们人生的轨迹,也从此失去了控制。


奥托:接下来的故事(长嘘),演变成了一场披着荒诞外衣的悲剧。我终究做出了自己一生中最愚蠢的那个判断。


第五幕:【卡莲被判以绞刑,她拒绝奥托父亲定下的婚约,拒绝活的可能,奥托之姊丽萨毒杀主教,奥托单方面与丽萨做出“肮脏”的交易】


”你不愿帮助我“


虚空万藏:你知道吗奥托······我有时候真的很嫉妒你姐姐。

本人当年处心积虑给你造了那么多大大小小的陷阱,你从来不跳——可她只不过向你递了一把铁锹,你怎么就能自己给自己挖出一座坟来呢?

······都说人类的感情可以让他们失去理智;可你这一出,也确实匪夷所思了一点。


奥托:多少换位思考一下吧虚空万藏。

除了闭上眼睛相信她······那时的我还有别的办法吗?或者,如果在那时你就愿意让我随意使用神之键的全部力量——为了救下她,我想必会当场同意其他的任何条件吧?


虚空万藏:哼,所以一切都怪我咯?这才是你把我束缚了五百多年的真正理由?


奥托:呵······谁知道呢。反正我们彼此也都没有后悔药可以吃不是吗。

幼年奥托与虚空万藏

第六幕:【卡莲碑文】


卡莲·卡斯兰娜


虚空万藏:哦(恍然,挑弄),她死了。那的确是你的末日。五百年的时光匆匆而过······现在,你终于有改变这一瞬间的机会了。(啊)还是说对你而言,时间其实从未流逝过呢?


奥托:啊(长太息)是啊······她死了。


虚空万藏:······嗯?喂,你有在好好听我说话吗?


奥托:在很多语言里,人们都避讳提到“死亡”本身。死。主观意志永久的消散。让“存在”本身变得“不存在”的概念。这固然是一切智慧面前的永恒恐怖——但当我们为了化解这种恐怖,而在死亡的面前当一个瞎子的时候······一种堂而皇之的自欺欺人也就应运而生了。我们总是下意识地相信我们所爱之人长生不老、永恒不灭。尽管我们的理智明白对方也不过是血肉之躯,但情感上却无论如何也不愿接受这一点。(低沉)


虚空万藏:······你是想说,人类总会以某种方式被死亡吓倒。


奥托:没错。我们是如此恐惧死亡,以至于这种恐惧所带来的慌不择路······又制造了更多原本毫无必要的死亡。呵(苦笑)歧视、虐待、谋杀、战争······我们又有谁不是被名为“死亡”的恐惧所支配,而将这阴影提前降临在别人头上呢?(苦涩,发笑)


虚空万藏:······可难道你自己就能独善其身?哼。你比谁都更加深陷这个泥潭——只不过你所恐惧的并非你自身的“死”罢了。


奥托:是啊。这就是为什么,我充其量只是“主教”······而卡莲却是人们心目中的“圣女”。呃啊(慵懒)你还记得我曾经给那位“瓦尔特”写的信么?

嗯。“我们太脆弱了,以至于我们只能在互相的威胁与敌意之中换取短暂的和平,还要用‘秩序’、‘伦理’这样冠冕堂皇的字眼来掩饰那些卑劣十足的动机。”

呵(冷笑)这句话在今天依然成立。毕竟人类总是重复同样的错误——甚至还会对这种事实本身视而不见。(低沉)


就代替一下 “小丑α” 与 瓦尔特·乔伊斯的 “温泉论英雄”



虚空万藏:······我想我必须提醒你,这些说法也正好可以拿来批判你自己。


奥托:没错,虚空万藏。(笑,cheerful)无论是K423 幽兰黛尔 德莉莎还是瓦尔特······你可以说,他们都从不同角度上继承了卡莲的衣钵。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对我们眼前的这个世界来说,它确实不需要卡莲那勇敢的心脏从坟墓中重新跳动起来。

麦田的守望者


虚空万藏:······有人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而你,或许应该叫“揣着明白还要故意糊涂”。


奥托:啊哈哈哈哈哈哈(喜悦,平静)这就是你不明白的东西了虚空万藏。

所谓人类的感情——它原本就是一种宁可害人害己,也会想将它释放出来的欲望。只不过以一般定义而论,“好人”终究擅长用理性去驾驭感情,而“恶人”习惯让感情支配自己的理性罢了。至于所谓“理性的恶人”······他们把自己的人生活成了一台只会计算利益的机器,甚至不值得被称而为“人”。


虚空万藏:······是吗?我倒是觉得你现在也正好是一个如此这般的“理性恶人”啊。


奥托:呵······(包容)我也并没有否认自己不值得称而为“人”啊。不如说,我很清楚,自己就是这类糟粕的集大成者。

呵呵(自嘲,无谓)我不是说过吗······人类总是在情感上相信我们的所爱之人长生不老、永恒不灭。

而我,也只是一个让这种情感支配自己的理性,并为此而不断计算利益的愚者罢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自嘲,放纵,无谓,苦涩,悲哀)

(此处弹幕好评:“他轻蔑世界,也被世界轻蔑;世界轻蔑他,他便轻蔑世界”)

哈啊······呵(梗住)你看(早有预见、故作轻佻的认真),第一个要来找我算账的人,已经近在咫尺了。


······

幽兰黛尔与奥托的对峙。

崩坏因文明而生,是文明的毁灭者;文明越是发展,崩坏的力量就越是强大。但如果从崩坏意志的角度来看,崩坏内蕴于文明之中,文明才是禁锢和扭曲崩坏的枷锁,恐怕律者才象征着最终的自由。并非“崩坏因文明而生”,反而应该讲“文明是崩坏的一种特殊固化形式”。

所谓的神明并非不可企及。只要行于相同的道路,目视同一个终点······人类,也可以与神接触,甚至达成“协议”。

祂乐于欣赏这样一场颠覆时空的戏码,而奥托支付给祂的对价,就是当代文明作为一个整体天然蕴含的崩坏。

在柯洛斯滕之外,一切这五百年间曾经诞生和毁灭的事物,都会在时间的河流中彻底变成“不再存在”。

这,就是“重新来过”的代价。

······


Su、须弥芥子、比安卡·阿塔吉娜


幽兰黛尔:你几乎是在谋杀世界上的每一个人,主教!


奥托:呵,嗯(赞许),没错。但是人类······会因此还是“人类”。

(这里是在与世界蛇尊主凯文所承继的Mei博士的圣痕计划作比较)


幽兰黛尔:可是这又能有什么意义?我们守护人类,守护的是那些活生生的自由意志,而不是某种空泛的概念!


奥托:哈······你错了幽兰黛尔。我恰恰是要从“人类”这种空泛的概念中,拯救出一个活生生的自由意志。

(叹息)你知道她的名字。

“卡莲·卡斯兰娜”。


幽兰黛尔:······(叹气)

你终于还是提到她了,主教。


奥托:呵······(无奈,自信,阴险)是啊,我们兜了那么大的一个圈子,最终才来到了一切开始的地方。

卡莲·卡斯兰娜不应该像我们所知的那样死去。这不是我一个人的错误,这是属于“人类”全体的错误。


幽兰黛尔:······这不是谋杀世界上每一个人的理由。更何况那个时代早已远去,当事人也只有你还活着。


奥托:嗯,每一个正常的人类都会这么想。

所以,作为“正常人类”的一个代表——幽兰黛尔,我会给你一个机会。

杀死我。(低声)这样我的计划也就随之一道烟消云散了。(低沉)


幽兰黛尔:······


奥托:站在你面前的人,他不过是一个由罪恶与欲望所构成的集合体。

他明知道德而不守道德,明知伦理而践踏伦理。

他渴望智慧,却不过是为了实现个人的满足;他崇拜美好,却不过是为了否定丑陋的存在。

他觉得这世上充满了多余的人,以至于生命的价值都被那些人糟蹋得一文不值。

只有在自己的生命被画上休止符的时候······“奥托·阿波卡利斯”才会仰望着纯净的天空,享受片刻那神圣带给灵魂的战栗。


“愚者的黄昏”

【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你信的道,我守住了。】

“我来了,卡莲······”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标 签幽兰 人类 主教 世界 理性

熱門文章

Copyright ©2022好运百科 聯系我們

Powered: https://www.haoyun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