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百科

柴荣南征北伐大杀四方,可惜突然英年早逝

读史 2022-01-27 06:41:03 游戏 11 ℃

本篇系精读中国史连载229,《五代史话》连载09(点击蓝字可查看上篇),欢迎收看。

01、重击北汉

北汉是后汉的残余势力,河东兵微将寡,力量比中原王朝差得很远。刘旻妄想走石敬瑭的老路,依靠契丹的兵力,达到复辟的目的。他与契丹约定为叔侄之国,实际上把北汉变成契丹的仆从国家。

北汉屡次出兵攻周,都没有得逞。显德元年(954),周太祖杜郭威去世,世宗柴荣新立,刘旻认为这是千载一时的机会,便向契丹乞师。契丹大将杨衮领骑兵1万余人到晋阳。刘旻自己出兵3万与杨衮合兵进攻,进逼潞州(今山西长治)。

周世宗得到北汉入犯的警报,决定亲自领兵,前去抵敌。这个决定受到许多朝臣的反对,其中反对最力的是有名的长乐老冯道。冯道是五代时期一个不倒翁式的大官僚,他的是非功过有专门的论述,这里只讲他和世宗关于亲征的争论。

世宗说:“从前唐太宗定天下,经常亲自出征,我怎么可以偷安呢?”

这个34岁的皇帝说的话透露出一股英气。老朽的冯道根本不能领会这种精神状态,他以一个“季世”的没落者的口吻答道:“不知道陛下做得成唐太宗否?”

世宗又说:“以我兵力之强,破汉好比以山压卵,怎么不会得胜!"

冯道又冷冰冰地说:“不知道陛下做得成山否?”

世宗很不高兴,便不理睬这些议论,立即领兵出征。

两军在高平(今属山西)以南遭遇,发生了一场激战。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高平之战。

北汉和契丹的联军气焰很高,他们打败了后周的地方部队,到了潞州,并不攻城,大踏步南下,可见其志不在一城一地,野心很是不小。

周世宗也斗志昂扬。三月十九日,周军前锋与北汉军遭遇,北汉军稍一接触就向北撤走。世宗怕敌人逃跑,命令全速进军。

北汉军并没有撤走,周军前锋碰到的不过是敌军的游骑,北汉军的主力正严阵以待,刘旻亲领中军,大将张元徽领左军,契丹大将杨衮为右翼,阵容很严整。

周世宗走得太快,到达阵前时,后续部队没有赶到,数量上处于劣势,一部分将士有畏惧情绪。世宗却是勇气百倍,命白重赞、李重进为左翼,樊爱能、何徽为右翼,向训、史彦超领精骑在中央,张永德领禁兵跟着世宗。世宗本人也披甲骑马,在阵上督战。

刘旻见周军人少,先存轻敌之心,后悔要求契丹出兵,对众将说:“我用汉兵就可以打败敌军。今日不但破周,也可以使契丹人佩服我们。“众将都以为他说得对。

杨衮纵马上前,观察周军阵形后,告诉刘旻:“周兵确是劲敌,不可轻视。”

刘斐听了,很不高兴,拂着大胡子,狂态毕露地说:“机会不可错过,请将军不必多言,看我破敌!“

杨衮听了,一肚子不高兴,就此按兵不动,袖手旁观。

这天本来刮的是东北风,忽而转为南风。北汉枢密宜学士王得中劝刘旻说:“风势不利,不宜进军。”

刘旻大怒说:“我计已决,老书生不得胡说,再说即斩!”随即下令进攻,东面的左翼军先向周的右军冲击。

交锋不久,周将樊爱能、何徽的右军便溃散了。樊、何两将带着几千骑兵,向南逃跑,沿路抢劫辎重,散布谣言,说战争已经完全失败了。右军剩下的千把个步兵,都放下武器,解甲投降。

世宗见形势危急,亲自率领亲兵,直前搏战。赵匡胤这时是禁军将官,和 张永德各领两千人出战。赵匡胤向右方冲杀出去,填补了阵线的漏洞。

后周将士拼死决战,北汉大将张元徽在激战中身先士卒,因战马倒地,死于乱军之中。北汉兵见折了张元徽,士气受挫,支持不住,纷纷后退。刘旻举旗收兵,也约束不住。杨衮不敢去救,又对刘旻不满,只是保全实力,自行撤走。

周将樊爱能、何徽引兵南逃,一路上抢劫辎重。运输辎重的民夫四散奔逃,损失很重。世宗派几批人前去劝阻,都不起作用。溃兵沿路散布谣言说:“契丹军不计其数,官军大败,残部已经投降!”

刘词率领后续部队,在路上遇见樊爱能、何徽等。樊、何二将劝刘词停止前进。刘词不听这一套,在黄昏时赶到战地。其时,刘旻的残部还有1万多人,利用一条山涧,与周军对峙。世宗兵少,一时打不过去。刘词这支生力军到后,世宗立即继续进攻,又获大胜,掳获大批辎重、武器、甲胄,连刘旻的乘舆法物,也变成周军的战利品。

刘旻骑一匹契丹人送的黄马,仓皇逃走。他在晚上迷失路径,抓个农民做向导,不知道这个人是慌乱中走错路,还是痛恨北汉统治者而有意让他走冤枉路,总之,往西走了100多里才发现路径不对。

刘旻大怒,杀了向导,不分日夜,往北疾驰。一路上又冻又饿,有时刚拿起筷子,饭还不曾入口,忽然得到追兵到来的警报,只得丢掉碗筷,跨上马背再逃。

其实周兵追到高平为止,不曾再进。刘旻最后狼狈不堪地到达晋阳,气衰力竭,伏在马上,连头也抬不起来了。他的满腔野心,化为乌有,只感谢那匹黄马救了他的性命,封了它一个“自在将军”的官衔。

02、军事改革

周世宗打了个大胜仗,打破了石敬瑭第二的幻梦,也阻止了契丹再次蹂躏中原地区的可能性。从此以后,他就有了南征北伐、进行统一大业的条件,所以这个战役的意义,实在不可低估。

这个战役中险遭失败的教训,促使世宗下决心改革军政。

樊爱能、何徽等听到了高平大捷的消息,老着脸皮,回到高平宿营。怎样处理这事件呢?世宗开头有点踌躇,张永德劝他执行军法,说:“陛下要削平四海,如果军法不立,虽有熊罴之士、百万之众,又有什么用处?”

世宗接受了这条建议,把樊、何两人和军使以上部将70余人,全部斩首;一面重赏有功将士。

赵匡胤因此升为殿前都虞侯,崭露头角。其余将校升迁的也有几十个人,兵卒有升到军主、厢主,一跃而为军官的。

战后,世宗对军事又作进一步的改革,提高禁军的战斗力。五代时的禁卫军,历代相承,不加淘汰,老弱很多,纪律不严,一旦遇见劲敌,往往非逃即降。反之,各地藩镇都拥有骁勇之士,实力每在禁军之上。

因此,提高禁军的战斗力,使中央对地方保持绝对优势,是巩固皇权、维护统一的重要问题。世宗在高平战役中因亲兵力战而胜,痛切地感到必须加强这支部队,于是马上就来着手解决这个问题。

他大规模地点验部队,裁去老弱,把精锐的升为上军。同时招募天下壮士,不问来历,送到开封,由赵匡胤精心挑选,把最骁勇地编入殿前诸班。

经过了这番整顿之后,后周禁军的战斗力大大提高,南征北伐,所向有功,中央的实力也大大地超过藩镇了。

03、南征北伐

后周的国力充实以后,世宗统一天下的雄心活跃起来了。从世宗本人来说,目的当然是要扩大统治范围。然而这终究顺应历史发展的趋势,符合人民要求安定和统一的愿望,是应该肯定的。

显德二年(955),世宗向朝臣征求统一天下的方略。王朴献《平边策》,提出“先易后难”的原则,主张把南唐作为第一个兼并的对象。他认为唐周以淮河为界,边界长达两千里,可以先用少数兵力作扰乱性的攻击,引他来救,消耗对方的力量。几次之后,对方兵疲力竭,我方就可以一举拿下江北各州。江北既已到手,江南自然并不难取。

南唐亡后,岭南、巴蜀必然惊慌失措,可以传檄而定。南方解决了,燕地必望风内附,即使不来,攻取也不困难。只有河东刘氏,是周朝的死敌,非用强兵猛攻不可。好在高平战役以后,刘氏已经丧失进攻的力量,不妨放到最后解决。

世宗看了他的对策,非常赏识。

王朴,字文伯,东平(今属山东)人。后汉时做过枢密使杨邠的属员,见朝中将相大臣纷争不止,就辞官还乡。后来杨邠、史弘肇、王章被害,门客属员被株连的很多,王朴独能置身事外。

周世宗做节度使镇守澶州时,用王朴做掌书记。这时任比部郎中。献策之后,几次升迁,直做到枢密使,是世宗的心腹谋士。他足智多谋,知识范围广博,修过历法, 扩建开封城的规划也由他制定。可惜他享寿不长,于显德六年 (959)去世,年仅45岁。

显德二年(955)五月,世宗发动了夺取后蜀秦(治今甘肃秦安西北)、凤(治今陕西凤县东)、阶(治今甘肃武都东)、成(治今甘肃成县)四州的战争。

这四个州向来归中原政府管辖,契丹兵进河南时才归后蜀。这年秦州有人到大梁献策,请朝廷出兵恢复旧日疆土。世宗便派王景等领兵往攻,这可以说是牛刀小试的行动。

秦、凤一带地形复杂,运粮困难,军事进展不快后周许多文官本来不愿意用兵,这时振振有词地要求撤兵,说的话也似乎有点道理。幸而柴荣坚决不打退堂鼓,到前线去视察的赵匡胤也认为军事完全有把握,才没有半途而废。

闰九月,秦、成、阶三州相继投降;十一月,周军攻克凤州。第一次用兵完全成功。

接着,柴荣就开始进攻南唐,夺取淮南。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从显德二年(955)十一月出兵起,到五年(958)三月南唐割地求和,前后达两年零5个月之久,其间柴荣三次亲征,若干地方屡得屡失,成功颇非易事。

显德二年(955),世宗先命人疏通汴水进入淮水的航路,以便军运。十一月里,周军便在寿州以西的正阳架起浮桥,渡淮南进了。

寿州(今属安徽)是淮河南岸的重要战略据点,是周军进攻的第一个大目标。周军主将李毂渡淮后,立即进攻寿州。南唐大将刘仁赡安排守城,井然有序;周军一上来就发觉碰上硬骨头。

显德三年 (956)正月,南唐刘彦贞领兵水陆两路来救,李毂害怕,解围退还正阳。

正月下旬,柴荣到达寿州城下,再围寿州,征集淮北各州民夫数十万人,使用云梯、洞屋等攻城用具,日夜攻城,擂鼓鸣角,城中墙壁都被震动。柴荣一面攻城,一面分兵越点进攻,先拿下江北各州。

同年二月,赵匡胤奇袭滁州(今属安徽)的清流关。南唐将皇甫晖、姚凤在山下列阵,不料周军绕出山后,二将失却地利,只得弃关入城。

赵匡胤进到城下,皇甫晖勉强整队出战,锐气已失。赵匡胤直前猛攻,亲手打伤皇甫晖,将他擒获,又擒了姚凤,攻克滁州。

韩令坤也袭取扬州,打破泰州。西面的光(治今河南潢川)、蕲(治今湖北蕲春)、舒(治今安徽潜山)、黄(治今湖北黄冈)等州也相继被周军打破。一时之间,战争似乎有很快就可以结束的模样。

然而,事情并没有这样简单。

淮南人民本来怨恨南唐的横征暴敛,见周兵入境,都很欢迎,有的还备了酒肉,慰劳军队。不料后周将领根本没有吊民伐罪的意思,到处掳掠财物,虐害百姓。淮南人民大失所望,纷纷避入山岭湖泊中间,建立堡垒,把农具做兵器,同周兵对抗。

这种自发的农民武装,当时号为“白甲军”,力量相当雄厚。周军屡次受到他们的打击,有些已经到手的州县,因此又被南唐军夺了回去。

除了“人和”这个基本因素,“天时地利”也对周军不利。周军从冬季开始进攻,拖到了夏天,炎热潮湿的环境,使北方的军队感到很大的不便。攻寿州的部队,因连日大雨,营中积水数尺,士兵和攻城的器械淹没的不在少数。唐军陆战虽屡受挫折,水军却远非北军可及。他们凭着这个特长,扼守江淮,还是办得到的。

世宗利用称臣的吴越,在江南开辟了第二战场。显德三年 (956)二月,吴越兵一路攻常州,一路攻宣州。其时唐精兵都在江北,柴克弘奉命救常州,所部只有几千人。三月,他利用吴越兵懈怠无备的机会,一举大破吴越兵。攻宣州的军队攻城不下,得到常州兵败消息,自行退去。

这个第二战场就此消失。

世宗于五月间回开封。接着,决定缩短战线、放弃滁、扬等州,把主力集结到寿州城下。

根据实地得到的经验教训,世宗采取了两项积极的措施。第一是宣布赦免淮南各州的囚犯,取消南唐政府的各种不合理的赋役。这是解决“人和”问题的办法。从以后的事实来看,他对于招揽淮南人心,确实很加注意。

宣布打破寿州之后,将免缴租税,不追究附近人民反抗周军的问题,还准许家属认领被掳的人口。攻泗州时,禁止兵士损害庄稼;破城后也注意禁止掳掠。这样,“白甲军”的抵抗就逐渐停止了。

第二是利用降兵中的水手,使他们教练水战。于是后周在几个月中间,建立了一支水军。

显德四年(957)二月,世宗再到淮南。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都有了改变,周军重新取得了绝对优势。三月中,周军在寿州城外大破南唐援军,生擒将领边镐等。寿州城中将士乘刘仁瞻病得不省人事的时候,开门迎降。

世宗很赞赏刘仁赡“尽忠所事,抗节无亏”的品格。几天后,仁赡去世,世宗追封了彭城郡王的爵位。

刘仁赡,字守惠,终年58岁。

这场寿州之战是有声有色的攻防战。从周世宗再围寿州起,足足有1年零两个月,如果从李毂初攻时算起,还要加上两个月光景。刘仁赡在历史上无愧为一员名将。

夏、秋不利于北军的行动,所以世宗取了寿州,即回开封,暂时按兵不动。十月中,世宗第三次南下。从十一月起,周军发动了强大的攻势。到显德五年(958)二月,周军占领了淮南东部的全部,进到长江北岸。数百艘战船也开进了长江。

南唐中宗李璟怕周军渡江,只得割地求和,把周军还没有攻下的庐(治今安徽合肥)、舒、蕲、黄四州也献给后周。这一次南征,后周共得光、寿、庐、舒、蕲、黄、滁、和(治今安徽和县)、濠(治今凤阳东)、泗(治今江苏盱眙对岸)、楚(治今淮安)、扬、泰、通(治今南通,南唐叫静海军) 14州、60县。

后周完全占有长江以北的土地,而且从通州的狼山渡江,就可以到达吴越所辖的苏州常熟县的福山镇。后周与吴越间的使节往来,不必再走海路了。

中原王朝的版图大大地扩大了,威信大大地提高了。割据局面的基本结束,也真正露出苗头来了。

世宗下一步便准备收复幽州。他没有完全按照王朴的程序,也许是看准了契丹政治上的弱点,所以决心提早北伐。

显德六年(959)三月,世宗亲自领兵北伐。军事进展得非常顺利。四月,契丹宁州(在今河北青县境)刺史王洪投降。接着,益津关(今河北霸县)守将终廷辉投降。赵匡胤进到瓦桥关(今河北雄县西南),守将姚内斌也望风迎降。莫州刺史刘楚信和瀛州刺史高彦晖又先后迎降。

42天之中,兵不血刃,便收复了三州17县土地。契丹重兵都在幽州以北,始终没有出战。

世宗准备直取幽州,先头部队已经攻入易州、固安。但是世宗忽然患病,只得在瓦桥、益津两关设雄、霸二州,留兵驻守,自己就匆匆南下了。

瓦桥、益津和淤口(今霸县东信安镇)合称三关, 是北宋的军事重镇。淤口关也是这时所取,当时设置了一个淤口寨。

这年六月十八日,世宗在开封去世,享年只有39岁。

04、遗留难题

世宗死得太早,来不及完成时代赋予他的使命,遗留了不少问题。消灭割据各国,与契丹争夺燕云,巩固统一政权……这些是比较突出的问题。

然而,头两个实在不好算头等的大问题,真正重要的是第三个问题。

为什么这样说呢?

头一个问题已经不成其为问题了。中原王朝空前强大,割据各国也没有可观的抵抗力。

争燕云是件大事,后人议论每惋惜世宗死得太早,宋初把燕云问题搁置了多年,到宋太宗攻幽州时,契丹政局已经改观,不是那么混乱了,所以是失掉了时机。

其实,这是揣测之辞,柴荣不死,能否收复幽州,是一个谁也无从答复的问题。当时契丹放弃了一些州县,不等于说会随便放弃幽州。至于宋朝终于无力收复燕云,问题在于内部的政治。所以我们不必把世宗来不及收复幽州看成非常重要的问题。

世宗真正没有解决的,是巩固统一政权的问题。他的改革以经济和军事为主,在军事上尤为突出。然而,在政治上却没有多少值得称道的地方。

高平之战以后,他痛感百官无能,如果听了他们的话,就不会有这次大捷。从此政事无论大小,都亲自决定,百官只奉命行事而已。

这绝不是长久之计。当时有个推官高锡看到了问题,上书谏劝,请选能够识别人才、为人公正的做宰相……皇帝只要根据群臣的功过,给以赏罚,这才是为政之本。

世宗听不进高锡的话,可见他并不是一个很高明的皇帝。

这个问题,本质在于皇帝要解决一个与什么人同治天下的问题。宋朝解决了,就是要与士大夫同治天下,而不能与军人同治天下。

周世宗既然不曾解决这个问题,他就不可能从根本上巩固统一政权。在他侧重的军事方面,他改变了中央和地方实力的对比,但是并没有解除方镇的兵权。

他加强了禁军,但是没有认真考虑禁军将领可能争夺帝位的问题。他身死之时,皇子只有7岁,根本没有控制局势的能力。

于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新上任的殿前都点检赵匡胤,很快就演了一出“陈桥兵变,黄袍加身”的喜剧,把皇帝的宝座抢去了。

那些做宰相的文官范质、王溥之流,除了向新君迎拜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出路。

这个问题不解决,暂时稳定的政局仍旧会变乱。赵匡胤捞到了便宜,就要防止别人再捞赵家的便宜。于是北宋君臣处心积虑,想出种种办法,彻底解决节度使和禁军将领争夺帝位的问题。

他们解决了这问题,统一政权便巩固了,藩镇割据的时代便一去不返了。王朝的寿命长久了,封建经济的新的繁荣时期也就开始出现了。从唐末以来的混乱局面,更准确一点说,安史之乱以后200年动荡的局面,至此才算真正结束了。

这才是柴荣遗留下来的主要问题。如果柴荣得享高寿,他可能亲自解决这个问题,也可能他为一连串的成功所眩惑,想不到、看不清时局的关键,仍旧要留给别人去解决。

但是不管怎样,总是会有人去解决的,因为这是时代的使命,时势一定会产生它所需要的人物。赵匡胤就成了这样一个人物。

本文内容编选自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与“读史”联袂打造的中国读本《经典中国通史》之《五代史话》。

《经典中国通史》全套共有16本,分别是:《夏商史话》《西周史话》《春秋史话》《战国史话》《秦汉史话(上)》《秦汉史话(下)》《三国史话》《两晋南北朝史话》《隋唐史话(上)》《隋唐史话(下)》《五代史话》《宋朝史话》《元朝史话》《明朝史话》《清前期史话》《晚清史话》。

这套书是由十多位出生于上世纪上半叶的老一辈历史学家,耗时数年,精心编撰而成。从夏商到晚清的历史迁徙,五千年华夏史全景描绘,专业权威,又通俗易懂,老少皆宜,传世经典,值得学习珍藏。

标 签史话 淮南 禁军

熱門文章

Copyright ©2022好运百科 聯系我們

Powered: https://www.haoyun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