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百科

在河南乡村,为何鸡鸣声才是最原生态的音乐?

豫记 2022-05-15 11:10:38 娱乐 2 ℃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农人们每天深夜伴随着此起彼伏的狗吠声进入梦乡,清早应着公鸡的喔喔鸣叫起来劳作。在那个没有钟表报时的上学年代,似鼓点如号角的乡村鸡鸣是乡村最为生动的音符,伴随着黎明的曙光,一次次将我从睡意朦胧的梦中唤醒。


如今,生活便利,农村也不再养鸡,公鸡报晓也成为了少年时划破黎明的回忆。



梁永刚| © 撰文

西瓜| © 版式



01

鸡鸣声消失了,

可那时的鸡才是原生态


一个周末,我和妻子带着儿子回乡下岳父家小住了两日。早上从睡梦中醒来,望望窗外仍是漆黑一片,我睡意全无,翻开手机一看,还不到五点呢。


闭目沉思,我突然想起这个时候公鸡应该“喔喔”打鸣了。


可侧耳聆听四周却是寂静一片,我顿时一头雾水。家人都起床后,我将这一疑惑告诉了岳父。


岳父呵呵一笑说,现在各家各户的院子里都收拾得很干净,别说养公鸡了,就连下蛋的老母鸡都没人养,嫌脏也嫌麻烦。



平时吃的鸡蛋,都是从集上或者村上超市里买的,回来存放到冰箱里,随吃随拿,可方便啦。


听着岳父的讲述,我的心里有一种怅然所失的感觉,才几年时间啊,那曾经给我带来美好记忆的鸡鸣声居然就这样消失了,让我只能在一遍遍回忆中找寻和体味。


在乡间,鸡、鸭、鹅是常见的家禽。鸭、鹅不好伺候,养的人家不多,不像鸡,几乎家家户户都有。


当时农村流传着许多与鸡有关的顺口溜,如“养鸡为换盐,养猪为过年,养牛为耕田”“鸡蛋换盐,两不找钱”,等等,不仅道出了老家农村昔日的窘况,也是当地老百姓生活拮据的真实写照。


相比于养牛、养猪,养鸡简单省事。一大早主人把院子的柴门打开后,一大群鸡们争先恐后跑出去,房前屋后的空地上,附近的小树林里,村前的庄稼地里,到处都有它们吃不完的青草、野果和虫子。



一整天鸡们自给自足,自食其力,根本用不着有人看管,等到夕阳西坠,天快黑时鸡们就不约而同顺着路摸回家了。


庄户人家的院落里大都没有搭建专门的鸡舍,一年四季鸡们都卧在院内的树上。


那时候的鸡和现在养鸡场里的鸡截然不同,不管是公鸡还是母鸡,它们身上仍保留着老祖宗特有的飞翔本领,虽然不能展翅高飞,但飞上七八米的树枝轻轻松松,不在话下。


每天傍晚十分,外出觅食回来的鸡们回到院落里,一只只张开翅膀扑棱棱就飞到了树上栖息。



02

没有钟表的年代,

公鸡报晓是日常


那时候,鸡蛋是农村高级营养品,家里要是养上十几只老母鸡,就等于庄户人家的“小银行”。


不过,家家除了以养母鸡为主外,也总要养上几只公鸡。毕竟,那时候农村条件差,钟表对于乡亲们还是稀缺物和奢侈品,人们都习惯于祖祖辈辈沿袭下来的“鸡司晨,犬守夜”,把狗当做看家护院的忠实伙伴,把公鸡视作家中报时的钟表。



我一直固执地认为,在乡村,只有公鸡才是当之无愧的优秀歌手。


猪的叫声哼哼唧唧,传递着饥饿和慵懒,让人不胜其烦;狗的吠声,多半出于看家护院的职业需要,汪汪叫上一通,让人心生畏惧闻声止步,至于马嘶牛哞羊咩,只是呼朋引伴的信号和排遣寂寞的长吟,没有多少美感可言。


只有鸡鸣声才是最原生态的音乐,也最能衬托出乡间夜晚的大静大美。


公鸡是最有灵性也是最勤快的家禽,黎明前夕,村庄在沉睡,农人也在沉睡,而这时,公鸡最先从睡梦中醒来,清清嗓子提提神,开始报晓,一声声鸡鸣带着金属的质地,像流星一样划破静谧的夜空,又似一首抑扬顿挫的晨曲在耳畔响起。



此时,黑如墨染的夜幕被一双大手缓慢地扯掉,乡村的早晨从黑暗中跳将出来,东方露出了鱼肚白,大地睁开惺忪的睡眼苏醒过来,早起的农人开始挑水、洗衣、打扫院落,安排一天的农事。


记得我上初中时,由于每天早上要到学校早读,特别是在冬天,每天早上天不亮就要起床。


那个年龄非常贪睡,加之窗外寒风凛冽,滴水成冰,我最喜欢躲在热乎乎的被窝里做梦,那是一种难得的享受。“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



每天早上,在万籁俱寂、漆黑一片的静夜里,“喔喔喔——”,我家的大公鸡唱出了悠长动听、清脆嘹亮的第一嗓子,由于那只大公鸡卧在屋外的树上,鸡鸣声犹如在我的耳畔响起,听起来是那么的清晰悦耳。



03

冬日鸡鸣划破黎明,

是我上学路上的回忆


我躲在热被窝里,只觉得覆盖大地的夜幕被鸡鸣声生生划开了一道缝,这道缝犹如撕裂的伤口,钻心地疼痛让它忍不住浑身打颤,还没顾得上缝补,紧跟着另一声鸡鸣又起,夜幕又被划破了一道口子,身子又是一颤。



当第三声鸡鸣响起时,一呼百应,更多的鸡鸣便应声而起,近的,远的,高亢的,朦胧的,顷刻间连成一片,形成一股强大的音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把的黑夜冲击得支离破碎。


紧接着,房前屋后的公鸡叫开了,左邻右舍也响起了鸡鸣声,一声连着一声,争先恐后;一片接着一片,交相呼应。


于是,我睁开了惺忪的睡眼,打个哈欠,伸个懒腰,开始穿衣起床。


接着,灶房上袅袅晨烟慢慢升起,早起的母亲已经为我做好了饭。等我匆忙吃完饭,我背着书包开始步行去学校。从家到学校有四五里的路程,中间需要翻过两道岭、越过一条沟。


“三叫日出满天红,驱散残星月朦胧”,乡村的清晨一片静谧,走在蜿蜒崎岖的小道上,刺骨的风呼呼从耳边吹过,沿途村子里此起彼落的鸡鸣声,合着我的脚步声,听起来如优美和声般。



走着走着,天边的星星逐渐稀落消逝,东边的天际露出了鱼肚白,熟悉的鸡鸣声和曙色晨曦就铭刻在了记忆深处。


如今,随着农村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居住环境的改善,养鸡的农人们越来越少了,曾经熟稔亲切的鸡鸣声,以及那种“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乡土田园气息,也渐行渐远,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那留在乡村记忆里、存储于儿时梦境中的鸡鸣声,就像一首原生态的乐曲,让乡村显得悠闲、宁静、和谐;又像一瓶陈酿老酒,散发着醇香,让人回味悠长,怀念不已。

(图片来自网络)

标 签鸡鸣 公鸡 乡村

熱門文章

Copyright ©2022好运百科 聯系我們

Powered: https://www.haoyun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