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百科

薛姨妈:是精明的阴谋家,还是普通的贵妇人?

少读红楼 2022-05-15 15:07:03 娱乐 1 ℃

不喜欢薛姨妈的读者,认定她是个阴谋家。理由是这位姨妈常年赖在贾府,试图利用亲戚关系,帮助女儿夺得“宝二奶奶”之位。

就好像看一出传统戏曲,好人坏人的标签都贴在脸上。因为太爱黛玉这个女孩的缘故,所以凡不利于她婚姻的人统统都是坏人。

爱黛玉没错,林妹妹确实是个可爱惹人疼的女孩。但对薛姨妈的认定太武断,未免冤枉了她,也辜负了曹雪芹十年著书的心血。

作者写这本书的目的之一是“怀金悼玉”,这表明他一直把黛玉和宝钗并重。要是依照如今粉丝为自家爱豆争番位的逻辑,宝姐姐这个“金”还在前面,是不是意味着宝姐姐在作者心中更重一些?开个玩笑。

但从作者立志为女性发声的思路来推想,他一定不会让一个一心追求俗世婚姻的没有格局的女孩来和黛玉并列,也就是说宝钗对“宝二奶奶”这个位子并没有大家想得那么上心,她没那么势利也没那么不自重,否则“山中高士”的雅评从何而来?莫不是大家比作者还要了解宝姐姐的为人?女儿没这个意思,当母亲的偏要一力促成,薛姨妈是疯了吗?

当然,对宝钗的婚姻,薛姨妈在不同场合说过一些话,表过一些态。比如,她曾对王夫人说,宝钗这个有“金”的要捡有“玉”的才可成正配,类似的话还对薛蟠说过,或许还不止此二人。

那么,薛姨妈为啥一直对身边人渲染“金玉之说”呢?说起来,薛姨妈最大的特点就是认实。鸳鸯当着众人面剪掉了头发,立誓不嫁贾赦,贾母大发雷霆,王夫人等受到了责备,探春为嫡母解围之后,薛姨妈在旁说,“老太太偏心,多疼小儿子媳妇,也是有的”。

假若有一点点阴谋家的心机和风范,彼时彼刻,薛姨妈这番话都不会说出口。试问,哪一个母亲傻到肯承认自己对儿女偏心?所以,贾母立刻警觉地生硬地回说不偏心。

薛姨妈的这番话说明,她平时就觉得贾母偏心贾政这一房,关键时刻不经大脑就说了出来。她好像不太习惯想得深一点,我们也可以理解成这是思维上的“钝”,想不到后果或局面会让人有多尴尬。

并且,她总唠叨,宝玉曾说“姨妈她老人家嘴碎”。“金玉之说”不是她的原创,是和尚的话。在作者看来,这是一种神秘而无奈的宿命之悲。

在薛姨妈看来,这是件有点让她惊讶的关于女儿婚姻大事的殷殷叮嘱,她爱唠叨的性子如何能让她做到不说呢?这种到处“渲染”,反而显示了她的没算计。假若是自家的一厢情愿,女儿的名誉脸面又该放到哪儿?

反过来,即使她有把女儿嫁给宝玉的心思,那又如何?谁家母亲不为自家孩子着想?紫鹃一个贴身丫头尚且为黛玉的终身考虑思量,一个母亲反而不能?

但说她盯着“宝二奶奶”的位子,委实可笑,“宝二奶奶”在薛姨妈那个层次的眼里有那么重要?真有那么重要,她反而不盯着宝玉了——京城里尊贵的王孙太多了。贾家最多也就中等人家,傅试那样的才盯着贾家攀附。

像她这样一个经历过婚姻的中年人,对姻缘的感觉,一定不像黛玉那样笃定。

黛玉对婚姻抱有真切浪漫的期望——这一生找个知己相伴就是幸福。因此,她听到薛姨妈说“你姐妹两个的婚姻,此刻也不知在眼前,也不知在山南海北”时有点怔怔的,对于黛玉来说,这一定是一个新奇又无法反驳的说法。

是的,人生路上有太多的不确定性,不走到婚姻那一天就不会知道发生什么意外。现实中,多少笃定的爱侣因为各种细枝末节而分道扬镳。

即使红楼那个时代,张金哥订婚了,却没能和李家公子双宿双飞;尤二姐订婚了,却因为张家家道败落选择了贾琏,更何况那些没订婚的女儿的姻缘。

我相信薛姨妈在宝钗和黛玉面前发表的关于姻缘的感言,是她真真切切的人生体验

再说说她和薛姨父的故事。讲真,我对薛姨父的倾慕超过林如海。虽说林如海儒雅风流,但也是有那么几房姬妾的,并且和其中一位生了儿子,我想贾敏早亡,除身体较弱之外,未尝没有忧虑之故——只有一个女儿的正室,将来凭什么立身在林府?

王夫人一直很紧张宝玉,凤姐担心二姐生出儿子,其实都来自正室对自身地位是否安稳以及由此带来的纷争和利益受损的焦虑。但薛姨父显然没让薛姨妈有这方面的担忧——种种迹象表明,薛姨父是没有姬妾的。

只这一点专一,就称得上绝世好男人了。他虽年轻,却守得住自家产业,还经营得家大业大,有“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之美誉。但他分明又是个喜欢读书的安静的人,且父爱满满,并不重男轻女,看宝钗聪明伶俐,便亲自教导,不像贾政刻板严肃得好像多少年不和女儿说一句话。婚后的薛姨妈应该是个幸福的女人,状态上很松弛。

但薛姨父忽然死了。红楼一直渲染这种意外,甄士隐神仙般的生活忽然就结束了,就连边缘人物尤老娘也逃不过,假若她的第一任丈夫一直在,或许两个女儿也不会那么年轻就香消玉殒。

但人生就是这样,现代人也有这种对命运无法把握的瞬间迷离,否则不会对“你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来”这样的金句如此青睐。

这样一个思维较“钝”的女人,在家做女儿,并没多大动静,刘姥姥有印象的是爽快大方的王家二女儿,如今的贾家王夫人;嫁给薛姨父后,一定全凭老公做主;薛姨父过世了,薛姨妈肯定很伤心,但她这种性子也很好的保护了她,不至伤心过度。她选择了上京,哥哥王子腾外出做官,那就依附住到姐姐家里。

常年住在姐姐家(敏感的人不可能常年住在亲戚家里,即使不得已,比如林妹妹,便会感觉寄人篱下,写出“风刀霜剑严相逼”的句子来),一则是为管束薛蟠,但也有依赖贾府力量之意。

薛蟠给柳湘莲打了,薛姨妈便叫嚷着要找贾府诸人帮忙,给宝钗一分析,立马就否定了自己的意见,大家对照一下真正有力量的人就更清楚,比如说贾母什么时候出现过这种举止失措。

二则也是图热闹,天天和贾母打牌吃酒取乐。可以说她就是个依赖型的女人,自己没主见,要靠周围的人托着才能立起来。

宝钗渐渐长大,她便依靠女儿,她说,“有了正经事就和她商量,没了事幸亏她开开我的心。我见了她这样,有多少愁不散的”。

她最没有贵妇的架势,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中年女人。薛蟠和宝钗在家都是一口一个妈,要比贾府规矩叫母亲为太太亲热得多。

贾母托她照管黛玉,她“一应药饵饮食十分经心”,举个细一点的例子,宝玉生日,丫头们邀请黛玉过去,等到快散的时候,薛姨妈记着派人去接黛玉回潇湘馆,要知道那已是深更半夜了。

尽管爱热闹,但有时也知道如果一个长辈在,小辈们便敞不开玩,所以,她便说,“我老天拔地的,不合你们的群儿”。太可爱了。

她甚至还和贾母的小丫头搞过拉锯战,她从贾母那里回来,不想贾母又派小丫头来找,意思是要重组牌局,她就表示了自己的小情绪,说不去了,小丫头为完成任务开始耍赖撒娇——虽说,贾母很会调理丫头,个个都能干,但论和丫头的亲近程度,让她们回到小孩子模样,显然薛姨妈更胜一筹。

​薛蟠途中遭人抢劫,被柳湘莲相救,她便忘了旧怨,热心为柳湘莲买房子,要替他娶亲办喜事。尤三姐死后,柳湘莲出家,她听说后掉了眼泪。最不相干的地方才能看出一个人的心地究竟如何。

事实上,联姻的话,其实有很多办法。比如为薛蟠求娶探春或迎春,但她没有。她的内心是很珍重女儿的,我有时怀疑宝玉的爱女儿怕是遗传了姨妈的基因吧?

别人先不说,单是对新娶来的儿媳妇,她其实是释放了最大的善意,说夏金桂是“花骨朵似的女孩”,叫儿子好好待人家。这怕不是一个最好的婆婆摹本?

她岁月静好的时候是善良的,但一着急就露出了底子里的愚钝。比如对香菱,不因是买来的,就不在意香菱的内心,薛蟠再三再四的相求,才明公正道地给了薛蟠,可见对香菱的珍重。

把邢岫烟说给薛蝌,也是珍重岫烟这个好姑娘的意思。但她和夏金桂这个不讲理的儿媳妇对阵时,主流赋予她的身份优势和岁月赋予她的经验智慧全都敌不过一个“蛮”字,她败下阵来,叫嚷着要把香菱卖掉——原来的珍重在她的激怒下被彻底忘掉。

不过这也是可以被原谅的吧?因为这不是她的本意,也没有真的就把香菱卖出去。被保护得很好的中年人的急躁,在被人恶意挑起后,终究不知道怎么才能更巧妙圆融地回击。

单从这一点来看,她,一个被称为阴谋家的人,瞬间就被还原成了芸芸众生。

作者:樵髯,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少读红楼,为你讲述不一样的名著故事。

标 签姨妈 姨父 女儿 婚姻 湘莲

熱門文章

Copyright ©2022好运百科 聯系我們

Powered: https://www.haoyun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