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百科

《师父》的刀够快,武林的转身太慢

iWeekly 2022-05-15 15:07:10 娱乐 1 ℃

先捧金像,再斩金马,从《逝去的武林》、《一代宗师》、《镖局》、《道士下山》直到今天的《师父》,徐皓峰一串连招,让自己从几个小圈子里的名士,走入大众视野,终于扬名立万,俨然新的“一代宗师”。

厚积薄发的命运,不仅是他个人,更属于他之前几代前辈积累沉淀的艺和道。

△ 《师父》海报(预告版)

金、古两座大山在前,武侠真正柳暗花明,要看徐皓峰。这是一个武术从虚构转向写实、侠客从浪漫转向现实的过程。徐皓峰激赏古龙,但古龙改编的影视多不好看,至少并非古龙式的好看。因为古龙的世界全然是心理的、现代的,武功化为象征,有精神而无场面,有情节而欠文化底蕴。

金庸的世界颇具古典渊源,传统博大而温润,仿佛沉香。但徐皓峰不满足于这股缥缈的书卷香气,而非要把那个真实的、逝去武林里的一招一式、一规一矩拆解清楚。考据记录的历史,不再是轻飘飘的演绎,里面浸染了汗水和血泪的重量。

△廖凡饰咏春传人陈识

《师父》讲民国时期,咏春传人陈识(廖凡饰)北上天津开馆传拳,天津武林排外不容。他便设计娶本地人为妻(宋佳饰)、收地人为徒(宋洋饰),要演一出“踢完八家馆,立足天津”的戏。

网上流传徐皓峰北电讲课的语录,有这么一条:电影中城市和老人往往代表一种理想。但若真以为民国的“天津”是礼乐未崩的理想桃源,就错了。

△廖凡与宋佳

“天津”其实是一个蜘蛛网,条条框框的规矩,错综复杂的人情,粘连捆绑着人们,也维系支撑着人们,看似牢不可破,其实不过苦苦在呼之欲出的时代风暴中摇曳。

说老派人守规矩,其实老规矩本身便包含着欺诈——天津的武馆,不教“真东西”,以保证每派得“真东西”的只能有一二人。且不说,在沦为租界的天津和枪炮漫天的乱局中,“真东西”还有多少卵用,即便是陈识自己,当天津武行头牌郑山傲老先生(金士杰饰)要他在天津破个先例“教真的”,他宁肯硬吞八个面包也不答应,理由是怕对不起“师父”。这才有了全片“很麻烦”地收徒做戏和生死情仇。

△徐皓峰现场指导

“师父”作为传道授业之人,是传统法则的集中体现,而在《师父》的开头却是一个荒诞徘徊的幽灵。这注定《师父》中的江湖规矩不再是一些朦胧、零碎、“很酷”的切口或姿态,也注定了天津的武人只能像推石上山的西西弗斯一样,在规矩的破立循环中苟且。

少时看维斯康蒂的《豹》,整整一代意大利贵族的没落,令徐皓峰立志电影。《一代宗师》要表现“中国人最好的样子”,王导成绩合格。《道士下山》当然所托非人。熬到今,徐皓峰终于有机会亲手亮出自己的“豹”。这样来看,虽然天津人也好,陈识自己也好,不乏苟且、迂腐、算计,在每一根蜘蛛网上走得战战兢兢,却始终没有失掉一份豹气,死而守矩、逆时独行,令人哀其不幸,却绝不会怒其不争。

△廖凡宋洋师徒

当陈识终于拿起八斩刀,不愿再做“一个算账的”,真正的“师父”和道义立起来了,接着便有武侠片史上最丰盛、最精彩的一段巷战,十九家武馆,十八般兵器,轮番亮相——毕数十年之功于一役,可能应该再给七个金马奖。

师父挥刀,蛛网破碎,天津难留。天津武行人得意地宣称:咏春拳绝了。对此,我们只能和徐皓峰一起在戏外笑笑了。

撰文 | 长岛无雪

图片来源 | 豆瓣电影

标 签天津 师父 规矩 宗师 武行

熱門文章

Copyright ©2022好运百科 聯系我們

Powered: https://www.haoyun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