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百科

秦昊:不看脸,我们用真诚的表演去打脸

南方周末 2022-05-15 15:07:57 娱乐 2 ℃

(资料图/图)

2018年7月18日,腾讯视频新剧《沙海》在中国电影导演中心举办新闻发布会,这是秦昊从业以来主演的第二部网剧,上一部是豆瓣评分8.2的《无证之罪》。

导演娄烨曾这样评价秦昊:“好的演员能够很好地在角色中表演,也能很好地在生活中表演。优秀的演员拥有熟练和高超的演技,但他们只在角色里表演,不在生活中表演。而一个杰出的演员,他根本不表演,他只是在生活,秦昊就是这种‘杰出的演员’。”

秦昊是娄烨的御用男主角,他塑造了很多电影角色。网友说秦昊的长相和张震、戴立忍是一挂的,有着一张能“诠释一切”的脸,网友更戏称他为“破产版”张震。

秦昊出生在沈阳,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演的文艺电影多了,观众似乎也忘记了他身上“糙老爷们儿”的标签。“文艺”是过去几年最高频次描述他的词汇,但秦昊说自己“一点儿都不文艺”。

从当年的挑剧本挑导演到如今接演网剧,秦昊对于演员和自我的认知在发生巨大改变。过去的他是和自己较劲、拧巴,现在他是审时度势,跟着时代走。秦昊的造型师东旭告诉南方周末:“就像秦昊的造型风格一样,以前他都穿西装,要求很严格,发型着装是怎样就怎么样。现在他也改变了想法,穿潮牌,休闲一点。秦昊是个心里有数但不爱表达的人,外冷内热。”

男人四十。而今秦昊不只存在于文艺电影中,他还演了网剧《沙海》中的无邪、《无证之罪》中的严良和《尉官正年轻》中的军官。

(资料图/图)

秦昊认为这种变化跟状态有关,他告诉南方周末:“我毕业的时候年轻,觉得很空虚,不知道该干吗,很颓废,也没有目标。但现在你再去工作,虽然很累,但是见到的人都没想到我会是这么阳光的人。几年前找我的角色都是反一,亦正亦邪。但现在找我的都是男一,特别正。我说我想演反面,他说你就演警察,特别正。……看来人的气质是会变的。”

新剧《沙海》是南派三叔《盗墓笔记》的少年篇,主演是19岁的吴磊和秦昊。

对于选择秦昊的原因,制片人白一骢告诉南方周末:“《沙海》的吴邪不是《盗墓笔记》的天真,秦昊从年龄感和演技上,我们都坚信他是最适合沙海邪的演员。”

剧组取景地众多,主要集中在宁夏中卫和内蒙阿拉善一带拍摄,那里离群、边缘、气候极端,并不是个“适合拍摄”的地方。这种不合适除了会遇到恶劣天气影响剧组进度外,演员也需要克服地理环境带来的生理不适。

沙漠地带,车子开不进去,剧组需要步行二十多分钟到拍摄地。器材靠摄制组人力背进去,有的骑骆驼,骆驼更慢,还不如走。通常情况下十点多走进去,拍到晚上六七点天色变暗返回,走到一半天已经全黑,所有人摸着黑往前跑,都看不见前路。“在沙漠里,一两百号人每天这样,其实这个戏挺艰苦的。”秦昊说。

除了拍摄流程的上的复杂化,演员的演技也受到了影响和挑战。西北地区温差大,白天高温,晒到睁不开眼睛。晚上气温骤低,裹军大衣都冷。导演毛鲲宇回忆起其中一场戏,本来要拍沙漠景象,一场暴雪突如其来,沙山变雪山。

秦昊向南方周末回忆道:“我其实心里想把吴邪拍得帅一点,想得很好,去了一拍,晒得表情狰狞,眼睛都睁不开。有些可以在棚里面完成的我们全部都实拍。因为定义为寻宝探险,跟着观众一步一步走到那个世界,苦也算没有白吃。”

聊起秦昊拍戏的态度,白一骢对南方周末说:“拍摄中看现场,看素材,始终让我们不断感慨,每个细节专业到极致,都像是他的底线,他不断给我们带来惊喜。沙海邪表演的稳定性,是质感非常重要的支柱。”

(资料图/图)

“打动我的还是剧本”

南方周末:你当时接《沙海》这个项目的时候,是哪部分打动您的,是题材、团队还是这个IP本身?

秦昊:我觉得全都有,剧本我真的是当成小说看的,放不下,从第一集看到后面,而且最开始给了我二十集,后面没有写完,后来看完以后我就天天催经纪人,问问出没出,我特别想知道后面写的是什么,之前我也看过《盗墓笔记》,我也有一个吴邪梦,当时觉得特别想演,后来发现没有我什么事儿,我一气之下不看了。

南方周末:那时候你发了一个朋友圈,周迅回复鼓励你拍网剧,因为她在拍《如懿传》,你们会有这种觉得市场没有那么多好的故事、演员之间的惺惺相惜吗?

秦昊:我今年跟周迅合作了一部岩井俊二的电影《之华》,今年我们还在聊这个事情,我问她《如懿传》怎么样了,互相关心剧本怎么样,作为演员来说,有一个好的班底,好的剧本,好的角色,真的是可遇不可求。

南方周末:这次《沙海》,除了看小说你还做了什么功课?这个题材比较特殊,当时怎么去理解南派三叔创作的语境?

秦昊:就是看小说,我从接剧本到拍摄,中间的准备时间不多,而且还在前一个戏工作,尽量把小说看了,之前的《盗墓笔记》也看了,跟南派三叔也聊了,对这个人物有了一个脉络。没有什么语境不语境,我就作为一个普通的读者,一部小说能不能吸引我,里面的人物能不能跟我建立感情,我有没有兴趣看下去,其实很简单,我看小说跟所有人都一样的,包括看剧本也一样,就看我是不是喜欢,不会考虑特别多。作为演员就是很单纯,剧本、角色,创作班底,因为大家合作的对象都要了解一下。

南方周末:你站在吴邪的角度怎么理解这个故事的?

秦昊:我觉得首先最主要的一点就是,这个故事非常有趣,里面有各个很生动的人物,比如经常看南派三叔小说的人会发现,就跟漫威宇宙的复仇者联盟一样,突然之间所有的人串在一起了,感觉就是看《沙海》的过程,是很颠覆的。我觉得在这个里面和前面不太一样的就是,他在这个里面有一定的悲情成分在,比如像《金刚狼》,我觉得《金刚狼》一二部是一个电影,第三部是另一个电影,我可以说《盗墓笔记》是一部剧,真正到《沙海》是另外一部剧,还是大家去看吧。

南方周末:毕业以后推了那么多戏,没有考虑生存的问题?

秦昊:还好,我的父母不是大富大贵,是衣食无忧的家庭,他们没有给我任何压力,所以可能在这方面,我就比较不够成熟,比较任性一些,不想拍的真没有拍,到最后即使没有人找的时候,我也没有觉得不舒服。

南方周末:你觉得你当时的要求是来自什么?

秦昊:一个方面是个性,因为我的个性就是委屈不了自己,我自己觉得看不上的东西让我去做,给我钱我也不干。但我不做,并不表示这个东西就不好,我这个人比较轴,金牛座。另一方面就是当时看到的电影和为什么要做这行的原因。为什么我考中戏,当一个演员,就是因为要拍这样好的作品才考的,最后发现我好不容易考进来,上了四年学,我拍我看不上的,那我还不如不做演员。

(资料图/图)

电影是个需要有信仰才能做好的东西

南方周末:我看你有一个采访,说回想以往的选择觉得自己任性,现在看这八年的摇摆和探索,会觉得走了弯路吗?

秦昊:我不知道,我以前总喜欢把世界看得很清楚,对与错看得很分明,越到后面,真的觉得,不用说我自己,包括人类,什么人定胜天这种事情都不存在的,太渺小了。所以你的想法也一样,对所有事情的看法可能都太幼稚了,所以我一般不太总结性地说一些话,年纪越大,越觉得这种语言好笑和苍白,越觉得无力。所以我只能说,如果我要是回到那个时候,当时那些戏找我,我的选择可能还是不会拍,但是我现在觉得那个时候确实是任性,但是我相信如果那个时候我的家里面,比如父母生病,真的很需要经济方面的援助,可能我就接了。当时还是没有外在的压力,感谢父母。

南方周末:你怎么看待自己曾经拍过的一些文艺电影?

秦昊:我一直跟娄烨说,《浮城迷事》拍早了,如果十年以后再让观众看,他们会看明白很多东西,我们拍的太早了,因为你看我们拍的片子以后,所有观众的回馈还停留在渣男,中国观众还没有到那个层面,比如去年《我的前半生》大家就不这么骂了,因为时代在进步,他就慢慢理解他的生活为什么这样,但是那个时代还没有人可以理解,最起码大多数人,所以很多作品我觉得尤其是娄烨和小帅的作品,他们太超前了。只有精英部分的人可以在那个时候接受,大众再过三五年才能到达那个阶段来明白这个东西。

(资料图/图)

南方周末:你觉得演员要有产量吗?

秦昊:我觉得对于演员来说,产量对于一个演员的能量,还有演员对于你刚才提到的东西是很有关系的,演员不能产量太高,因为产量太高会消耗你很多东西,用俗话说,心气,或者经历,或者你对演员的向往磨到最后,可能觉得会被榨干。这个问题问到我心坎上了,我最近也在想要不要休息一段时间,还想有些东西要不要拍,是不是值得挣这个钱,这个问题我现在回答不了,因为这个问题正在困惑我。

南方周末:刚才提到娄烨和小帅导演,我们也知道中国这种类型的电影越来越少,但是国内有导演和演员一直在突破这种现状,你怎么看这种现状和电影人的坚持?

秦昊:我个人非常非常尊重娄烨导演和小帅导演。作为演员,我还可以接网剧和电视剧。他们作为电影导演,是真真正正在坚持,而且小帅娄烨绝对不会拍别人递过来的什么剧本。他两年没有活干,也要拍自己的东西。不管这种东西市场上院线是不是给你排,有多少人看,他都在坚持他觉得好的东西。我发现中国有一个有趣的现象,院线也好,大家都在说哪个票房好是好电影,都在这样理解电影。其实真正到每年5月份的时候,大家又说中国电影烂了,没有一部电影入围,是谁造成这样的事情,是因为你把所有人都杀死了,你不让他们活啊。但是能去柏林威尼斯戛纳,能在世界上让人觉得中国是个有文化的国家,是对电影有信仰的一个地方,是需要他们的东西的。所以我到现在为止,每次见到娄烨也好,小帅也好,我由衷的从心里敬佩他们。

南方周末:你觉得好演员和好导演之间的关系是怎么样的?你会觉得他们是伯乐或者是救命稻草吗?

秦昊:我觉得作为电影来说,因为演员是导演选择的,如果一个电影演员演的特别烂,我觉得导演好不到哪去。电影在我心目中还是导演中心制的工作,所以导演在一个电影里的地位,包括他的主导和作用是特别大的,谁也别说有多会演,你再会演,碰到一个不成的导演,你看好不好?需要互相成就。

南方周末:在你涉足网剧之前,很多人认为你没有流量,外形也打不过现在的鲜肉们,你怎么看?

秦昊:其实你问得不够直白,真实的情况是,有一些我觉得还不错、想演的作品,一到演员最终确定的阶段,就会因为没有流量而被拒绝,吃亏多了,我真实的想法是市场这么认为,那我就去努力改变市场对我的认知吧,有幸的是,行业还是不乏勇敢者,愿意给秦昊这个机会。于是去年有了《无证之罪》今年有了《沙海》。

(资料图/图)

南方周末:

秦昊:经历太多,反而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我只是觉得,有这么一段,我比较确信了自己的一些判断,比如,现在的行业是误会观众的,把流量等同于小鲜肉,而且评判一个演员不看表演只看颜值。演沙海,我也憋着一口劲,后探险剧时代,我们能不能也颠覆一下行业的认知。不看脸,我们用真诚的表演去打脸。

南方周末:你会排斥和小鲜肉合作吗?

秦昊:你和三叔一样,是在给我挖坑。市场其实在教育所有人,也包括我,也包括小鲜肉。一副好皮囊,对演员而言是老天爷赏饭,它不是什么原罪。但我相信,在生活中沉淀自己,磨练演技,奉献最真诚的表演才成为真正明星的必经之路。

标 签南方周末 演员 电影 导演 剧本

熱門文章

Copyright ©2022好运百科 聯系我們

Powered: https://www.haoyun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