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百科

《红楼梦》秦可卿只是小小宁国府孙媳,为何葬礼奢华胜过贾母?

红楼不红 2022-05-15 15:08:07 娱乐 1 ℃


秦可卿堪称是《红楼梦》中的一大bug,因为在她身上存在太多疑点了,曹公先是删去了“秦可卿淫丧天香楼”四五页的内容,似有给秦可卿的“淫”洗白的意思,同时又安排了秦可卿托梦王熙凤,详细安排贾府未来的出路,按辈分秦可卿要叫王熙凤婶子,可梦中的秦可卿却居高临下,俨然一副教导王熙凤的模样,以致于很多红学专家认为,“托梦”情节本应是元春所为,应是在后来的增删中被强加给了秦可卿,如此种种,不一而论,总而言之,关于秦可卿的疑问实在不少。

而其中最核心的问题就是秦可卿的葬礼,真真堪称是《红楼梦》全书办的最体面、最奢华的葬礼,曹公用了整整三回的内容来写秦可卿的葬礼,先是“王熙凤协理宁国府”,其后在葬礼路上“贾宝玉路谒北静王”,最后又有“王熙凤弄权铁槛寺”的情节,曹公详细描述了秦可卿的葬礼,贾珍花钱如流水一般,其奢华程度远远胜过其后贾敬、贾母去世时的排面。

当然,我们不排除秦可卿去世时贾府还处在繁盛时期,其后贾敬、贾母去世,已经是第六十回后、八十回后的事情了,那个时候贾府经济凋零,所以无法将贾敬、贾母的葬礼办得如秦可卿那般奢华。可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奢华程度,而在于葬礼所引发的影响,且看第十四回《林如海捐官扬州城,贾宝玉路谒北静王》,书中这般记载秦可卿葬礼上的场景:

那时官客送殡的,有镇国公牛清之孙,现袭一等伯牛继宗;理国公柳彪之孙,现袭一等子柳芳......走不多时,路旁彩棚高搭,设席张筵,和音奏乐,俱是各家路祭。第一座是东平王府祭棚,第二座是南安郡王祭棚,第三座是西宁郡王祭棚,第四座是北静郡王祭棚。——第十四回

如果说秦可卿的葬礼奢华,是贾珍与秦可卿私情的证明,只要贾珍愿意花钱,足可以办一场奢华的葬礼,但这么多国公、郡王路边设棚祭奠,这就不是有钱就能办到的事情了,而这正是一切疑问的源头,因为秦可卿的身世书中写的明明白白:

这秦业现任营缮郎,年近七十,夫人早亡。因当年无儿女,便向养生堂抱了一个儿子,并一个女儿,谁知儿子又死了,只剩了女儿,小名唤可儿。长大时,生得形容袅娜,性格风流,因素与贾家有些瓜葛,故结了亲,许与贾蓉为妻。——第八回

也就是说,秦可卿的身世很普通,父亲是个小小的营缮郎,弟弟秦钟要想混进贾府学堂上学,还得秦可卿暗中帮助,让秦钟与贾宝玉结识才得以达成。秦可卿即便管家能力不错,将宁国府管理的井井有条,但也不至于有如此大的影响力,小小宁国府的孙媳葬礼,却能引起这么大的轰动效应,实在疑点重重。

身份的低微与死后的巨大殊荣,不由让不少论者怀疑秦可卿的身份,比如刘心武就提出秦可卿是有原型的,她是康熙帝废太子胤礽的女儿,被秘密寄养在曹家,所以秦可卿的真实身份是个公主。为此刘心武还专门“想象”了一个故事:废太子胤礽在二废之时正好生了一个女儿,于是借着太子府搬迁的机会,悄悄将女儿送出宫,交给工部营缮郎,女儿长大后嫁给了宁国府贾蓉为妻。这也就解释了秦可卿的葬礼为何这般隆重,连各个国公、郡王都在路边设棚祭奠。

无独有偶,另有霍国玲先生著有《解析秦可卿》一书,书中另有一番见解:秦可卿的原型乃是雍正帝的皇后竺香玉,曹雪芹借用秦可卿这一形象影射竺香玉进宫后的经历。也正是因为秦可卿的原型是“皇后”,所以她的葬礼才会这般奢华、隆重。

虽然刘心武、霍国玲先生的推测从某些方面来看,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并无实实在在的史实做支撑,刘心武的“公主说”不需多说,主观想象成分很大;霍国玲先生的秦可卿原型是竺香玉的说法,只能在野史小说中可窥探其名,史实并无记载,换句话说,这两种说法更多的还是主观臆想,所以不足以当作解读《红楼梦》秦可卿的证据。

那么曹雪芹为何要将秦可卿的葬礼弄得如此奢华呢?立足文本和小说创作角度,只能说曹公是为了后文做铺垫,一方面是为了展现王熙凤的管家才能,给她提供一个锋芒毕露的平台;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展现贾家骄奢淫逸的生活方式,为后文贾府的经济崩溃埋下伏笔;更有可能的是,秦可卿的葬礼已经脱离了写实层面,成为曹公进行情节推进的工具,以此展现贾家与朝廷、各国公府、各郡王之间复杂的政治关系,亦或者是曹公增删过程中出现了纰漏,也未可知。

本文引文均来自《红楼梦》脂砚斋批评本80回本,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谢谢!

标 签葬礼 郡王 女儿 原型 太子

熱門文章

Copyright ©2022好运百科 聯系我們

Powered: https://www.haoyun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