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百科

电影《无双》新解——无法克隆的独一无二

文娱风 2022-05-15 15:08:22 娱乐 1 ℃

你知道吗?在上世纪90年代末,世界上每天流动的美金有40多万个亿,这其中约有0.05%会是假钞。伪钞犯罪的各种招式一直都是让全世界恐惧的严重问题,电影《无双》就是要向你讲述一个概率只有0.05%几率的奇妙故事。影片围绕假钞团伙的头目“画家”吴复生(周润发饰)和擅长画画却人生失意的李问(郭富城饰)展开。所谓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当“模仿鬼才”李问这匹千里马,被“犯罪天才”吴复生伯乐挖掘开发后,他们一起把美钞克隆成了‘像真画’的超级美钞,连最顶尖级的专家都难以辨别真伪。

在我们的最初印象里,港片特别是商业犯罪片,大都会有:警察、卧底、枪战、毒品、金融犯罪、古惑仔等传统元素打底贯穿,而电影《无双》则在犯罪片这个固有套路里添加了最新也最具挑战性的尝试:假钞手艺人精雕细琢的超级美钞制作工艺,比真钞还要真!全片层层揭秘出如何经过绘稿、制模、凹印、检验等十多道工序才能完成的“合格伪钞”全过程。导演兼编剧庄文强将带着观众一起体验如何做电版(放大100倍能看到的摩尔纹、发丝与汗毛孔、衣领上的英文字母),寻找无酸纸(防伪笔划过能变成黄色的纸张)、凹版印刷机(假钞的产房,可印制出蚀刻技术)、浮水印(纸张中的纤维研制而成)、变色油墨(原版美钞的真正味道),再加上通过光学原理推测出光波折射的明暗层次与构图技巧等,假钞匠人在反复尝试中不断缩小着与真钞之间的微豪之差,精益求精,然而百密终有一疏,因电版师父无意破坏了行规,终究没能逃过验钞专家的追踪。这是一部靠创意、逆思维讲述方式取胜的作品,它完全跳出黑道江湖和警匪枪战的传统格局,所以说电影《无双》首先在题材选择上,做到了‘无双’。再有,电影在道具上下足苦功与真功夫,给观众强烈代入感,顺势融入其中。该片的出品方,博纳影业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总裁于冬先生,特别说明了影片中制造伪钞的细节:“把美钞撕碎溶成原浆、墨水源自日本,印刷机则来自东欧,最后造出500吨的量,连好莱坞都没这样做过”。这便是‘无双’的第一层引申义:题材的无双与特殊性,独一无二。不仅重回了庄文强最擅长的犯罪题材,还玩起了智力和动作的双重比拼。

全片采用倒序、插叙、闪回等多重叠加的叙事手法进行讲述,片中的4位主演先后打造出至少8个角色,明暗交替,潜移默化的让细心的你处处都能体会‘无双’在影片中的特殊含义。电影在人物设置上也独树一帜,比如牺牲的加拿大警察李永哲在女督察何蔚蓝心里的‘无双’。

冯文娟饰演的吴秀清,最后变为阮文替身,在片尾处,何督察问她,‘你今天来救李问,就是因为你们曾经在一起,还是你一直都没有忘记他?你把你的未婚夫当做什么?替身?’吴秀清则反问女警官:‘什么替身啊?你的加拿大警官死了,你下一个找的男朋友会不会是他的替身,何督察回答:‘他只有一个,不会再有下一个……’因一次侦破伪钞秘密行动牺牲的男朋友,在她心里永远挥之不去,成为自己生命里最撕心裂肺的那个人,她手里也永远拿着他们相识时用过的打火机,这便是影片中‘无双’的第二层引申义:命运无双。

我们再看第三层:阮文替身吴秀清多希望自己在李问心里有不可取代的位置,她渴望李问爱的是她,而不是她当替身的影子,被换过的假脸。

李问暂时保释外出,离开监狱审讯室,与吴秀清在酒店旧情复燃,吴秀清问李问:‘你刚才抱着我的时候,看到的是她(阮文本人)的样子,在你心里,想着的是我,还是她?’李问回答:‘其实像我们这种人,怎么可能得到最好的,能找个代替的,上天已经对我们不错了,大家起码能得到点儿安慰。有时候,假的会比真的好,只要我们尽量去爱的真一点,不就行了吗?”这席话深深刺痛吴秀清的心,同时也时刻提醒她:你不过就是阮文的替身,就像仿照真钞克隆假钞一样。当两人在游轮上即将自灭前,吴秀清对李问说:‘你昨天说的话,我思考了很久,怎么尽量爱的真一些啊?后来我想明白了,最重要的是,我们在一起,就够了……我不是阮文吗?’在吴秀清看来,这便是她和自己所爱的人,最好的情感归宿,也是对这段难以割舍岁月的最好安排,理由只有一个:因为你不再爱我了,或者说,是从来都没爱过。

万物生灵都是独一无二的,钞票可以复制,但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不可以,人类的情感、七情六欲更不能被克隆。透过他们毁灭前的对白会感受到,在李问心里,从没爱过他的阮文,永远都具有不可取代的地位,任何人都代替不了,这便是‘无双’的第三层引申义:情感无双。

第四层当属李问和画家吴复生本人:影片结尾处,创作者似乎留下一个半开放式的结尾,无限悬念给人更多遐想空间,最后的镜头里,何督察找到阮文本人,问道:‘画家已经死了,你认识这个人吗?’(指着李问的照片说)。阮文回答:‘认识啊,他以前就住在我隔壁。’谜底揭晓,代号‘画家’吴复生就是李问自己。最初你以为是两个人,但其实是一个人,或者说是合体。在李问看来,艺术就是让人在堕落的人生中,看到美好的一面,任何事做到极致就是艺术,只要用心,假货也可以做的比真货好!当主角的,都是能够达到极致的人,但首先要找到对的舞台,画家吴复生便是在李问心中,那一百万人中仅有的那一个人,能成为主角成为神话的人,也是他梦想中最想成为的,为女人拼搏,最终主宰一切的男人,而不是一生只心甘情愿的当普通观众。所以第四层‘无双’的引申义是:主角无双。这是一部“看到最后一秒才会真正读懂”的推理烧脑电影,从假钞、假人、假脸到假想,再到题材无双、主角无双、情感无双、命运无双等,当然,您也许还会发现有更多关于‘无双’的引申义。

除了剖析‘无双’的各种引申义外,我们还能从这部电影里深深体会到浓郁的港味,回味出香港老电影的原汁原味。老港片的影迷们,经常会用怀旧、情怀、单纯、浪漫、英雄主义、梦想成真等词汇来形容那个时代的香港电影,无论他们是着迷于“尽皆过火,尽是癫狂”(大卫·波德莱尔曾如此评价)的香港电影黄金时代,还是热衷于香港“新浪潮”时期的电影,港片都承载着一代电影人的才华与汗水,更承载了一代人无处安放的火热青春。无论时光如何流逝,它都以自己特有的方式出场并延续演变着,几经兴衰,但从未消退、离场。在人物选择上,大都以市井底层小人物为主,生猛莽撞,行驶在无法预测的轨道上,仿佛要开始新的征程,却又会被一些难以预料的突发事件打乱整个计划与生存节奏。

受众对香港电影的熟悉和认可,大都是从警匪片开始入门,因为香港警匪片的独特之处在于它完全脱胎于中国的武侠类型片,这也是它不同于其他国家此类型片的最大特点和优势。因为武侠片深深根植于中国的传统文化,更植入在中国人的骨髓里。纵观香港警匪片,会发现他们都从某种程度上放大或夸张了武侠片里的个人英雄主义,会有一种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的豪情万丈,同时也与生俱来的夹杂着消极避世,对弱者的同情心等倾向。在电影院全封闭的黑色匣子里,此类题材会将受众带入到一个假想世界,让你在不自觉中,寻找并感受自我,反省自我,从而瞬间带入一种脱离与逃避现实,甚至回避现实的虚幻世界,特别是对狭义形象的梦幻崇拜,更是体现出一种弱者怎样能成为强者的多变文化心理。在电影《无双》中,吴复生“画家”则展现出多面人格:面对客户谈笑风生,是气场优雅的斯文商人;面对仇人冰冷无情,是下手狠毒、片甲不留的冷面杀手;面对欣赏的伙伴,他又是全力相助、独具慧眼的精神领袖,连发哥自己都评价这个角色为“已经超越了人的存在”,从而在大荧幕上又塑造出一位出神入化、逢凶化吉的老大式成功人物。

一部优秀的好电影究竟能带给我们什么?以某种剧烈方式持久渗透进到我们的生命记忆里。一部电影就是一段我们没有经历过的光阴,它时而带着我们穿越又追溯时光。伟大的电影总能用短暂且有限的世界,冲淡人类的平庸生活,让我们不断用个人经历与回味浇灌并填充那些情节与人物,给人启迪,重塑人生境界,至此两层世界与行经轨道密不可分。它绝不仅只是局限于对视觉的感官刺激,而是对内心的巨大触动,或是反复浮现的人生韵律。好电影会用一种难以预测、不留痕迹的缓慢力量成为你的体内光影,让你用潜意识去体会人生百味。电影《无双》便是所有演职人员用最大诚意拍摄的良心之作,在还原原有港片老味道的同时,更加入了创造性的思维和细节,更加吻合现代人的审美情趣,所以,引入新元素,是今后此类型电影发展的重中之重。同时这部影片似乎也杂糅了一些爱情文艺电影的元素,相信它的口碑一定会在华语片影坛上,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更会在港片类型上留下刻苦铭心的时代烙印。

引用一部香港老电影《香港制造》中的台词:‘世界变幻的太快了,当你还来不及改变的时候,这个世界已经完全不同了。’期待这种拥有高智商,高技术含量、多变数、有新元素融入的创意电影,在未来不断涌现。

作者:马薪蕊

标 签电影 假钞 替身 美钞 香港

熱門文章

Copyright ©2022好运百科 聯系我們

Powered: https://www.haoyun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