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百科

人长与人短

每天读个故事 2022-06-24 08:23:45 娱乐 1 ℃

北方一个人叫人长,性情宽厚;南方一个人叫人短,头脑精明。一天,他们遇到了一块儿,一问姓名,同姓,名字一个叫“长”一个叫“短”,不由得相互产生了好感。他们越聊越亲近,又是一起逛街,又是相互请吃,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过了几天,两人的钱花得差不多了,一商量,做起了生意。先是针头线脑的小买卖,积攒些钱后,开了个小饭馆。他们的饭食南北风味兼有;他们的服务,精细中透着真诚。因而,生意兴隆,整日顾客盈门,挤拥不动。人短想提价多赚些,人长没有应允。干了几年,赚得盆满钵满,两人喜笑颜开。



一天,一位顾客说,几十里外,有座大山风景秀丽,能去一游真是一大赏心乐事。俩人听了,心里痒痒。找个空闲时间,让人招呼着饭馆,他们一起上了路。来到那座山一看,果然是好,山屏水画,鸟语花香,别是一番境界。爬到顶峰,山石嶙峋,云缠雾罩,另是一派风光。山峰的一侧是悬崖,向下看白雾茫茫,深不见底。这时,人短突生恶念:饭馆生意那么好,可惜所赚的钱得分给人长一半。要是没有人长,赚的钱不是全归自己了吗?

“大哥,你看下面那个红的是什么?”寻思了一会儿,人短对人长说。

“在哪?我怎么没有看到。”人长往悬崖前凑凑,问。人短忽地闪到人长身后,向前猛然一推。轱轱轮轮,人长跌入了深谷。

“哈,你下去仔细看吧!”人短怪笑道。

人长从悬崖落下,并没有摔死,而是挂在了半山腰的藤蔓上。虽是惊恐了一阵,身子却无大碍。他沿着藤子慢慢爬上山石,一步步下山而去。走啊,走啊,就是寻不到下山的正路。空旷的山中,一个人独自行走,他感到有些恐惧。太阳行将落山之时,他眼前一亮,看到前边不远处有座小庙。走近一看,破破烂烂的,荒草遮住了路径,看来这里已断香火多日。人长又痛又乏,心想,进庙歇息歇息吧。

他走进庙内,拂去神像身上的尘土,找把扫帚,把地面扫了扫,然后,在神像背后铺些柴草,躺了下来。刚睡下不久,东侧一道亮光闪过,从房顶上下来一个满脸红刺的神人。接着,西边又是一亮,从房顶上下来一个满脸黑刺的神人。他们张望一会,凑到了一起。

“老弟,”脸有红刺的神人说,“我有个消息,给你说一说。”

“啥消息,我听听。”脸有黑刺的神人耳朵凑了过去。

“山北的刘员外家,最近出了点事:他的闺女秀娥生病了,附近的名医看了个遍,都没找到病根,看着秀娥生命垂危,刘员外贴出了招子,上面说,谁能给他女儿治好病,要钱给钱,不要钱,只要年龄合适,甘愿把女儿许配给他。”

“老兄见多识广,想必知道病因了。”

“当然知道!她是被她家花园后古井里的老鳖精缠住了。”

“那该怎么办?”

“很简单,把两车石灰堆到井里,老鳖精一死,姑娘的病自然就好了。”

“可惜,我们不是凡人,知道了方法,却救不了人。”

之后,他们又说几句无关痛痒的话,走了。人长大气不敢出,把两位神人的话暗暗记在了心里。

第二天,人长一睡醒,就向山北走去。走啊走,走到山路尽头,看到一片开阔的平地。在那片平地里坐落着一个大村子。他走到村中一个大户人家门前,看到许多人围着一张告示看,他走近一瞧,果其不然,上面写的是昨晚脸有红刺的神人说的内容。一打听,这里正是刘员外家。他挤到人群前面,一下子把告示揭了。

旁边一个人问:“你能治小姐的病?”

人长说:“我能。”

那人说:“好吧,请你跟我来。”

刘员外家是远近闻名的高门大户,良田千亩,骡马成群,生活好不悠游自在。可前不久,女儿患病,让他发了焦。女儿的病很奇特:不吃不喝,精神萎靡,找几个名医来看,又是察气色又是析脉理的,诊得算得上仔细,可开的药就是没有什么效果。眼看女儿一天天消瘦虚弱,员外夫妻惆怅得整天唉声叹气。无奈只得写下招子,贴得四下都是,希望有人能救女儿一命。

“老员外,有人揭招子了!”员外正在屋里闷坐,忽听院里有人说话,听声音有自己的管家。员外出来,看到管家与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站在院子里。

“请,请屋里坐!”员外把人长让进屋,倒上茶,说:“我姑娘已病十多天了,我请了五六个名医都没有效果,请问先生有什么高招?”

人长怕员外不相信自己,一本正经地说:“等我诊看一番,再给你个答复。”于是,员外领人长走向秀娥的绣楼。

过去,男女授受不亲,大户人家更是规矩繁多,年轻男女绝不可有肌肤接触。女子若有病,医生来诊病,往往是隔着帘子把脉。走到绣楼门口,人长停下脚步说:“老员外,我诊病不用进屋,只用找来一根红线,一头系着小姐的手臂,一头拉过来就行。”

员外欣然同意,一切准备停当后,他煞有介事地号起脉来。“员外,小姐病情不轻啊,”号了会儿脉,人长说。

“先生,她得的是什么病?”

“外症。老员外,你家花园后可有一口古井?”

“有,有!那口井相当古老,没人知道是什么朝代挖的。怎么,我的女儿与那口井有什么关系?”

“那口井里有个老鳖,寿命有千年之久,如今已成精了,正是它缠住了姑娘。”

“那该怎么办?”

“那好办,拉两车石灰,填到井里就行了。”员外听了,紧皱的眉头舒展开了,马上让管家找人拉来两车石灰,枯枯嗵嗵,卸到了井里。顿时,井里吐吐翻滚,白气腾腾。不一会,一股黑气从井里冲出,转眼之间,没了踪影。

绣楼上,秀娥的母亲守护在女儿身边,一边听远处的动静,一边细心观察女儿身体的变化。听到花园后的喧闹声,知道人们在往井里填石灰。一会儿,安静了下来,知道事情已经结束。

“妈妈,我渴。”忽然,女儿从昏睡中醒来了。母亲抱着女儿,激动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过了几天,秀娥身体恢复如初,一家人那个高兴劲就不用提了。员外夫妻觉得人长为人处世不错,过了段时间,热热闹闹为他与女儿办了婚事。为了女儿的幸福,员外还为小夫妻建了房屋,分了田地。

人短把人长推下山崖后,虽是一时痛快,但好长一段时间都觉得心里不安。一些常在那里吃饭的顾客不时问起人长,更是让他心里发虚。没人长相助,人短干活忙张了许多,饭菜质量也明显不如以前。后来,顾客越来越少,以至于一天也卖不上五六碗饭。更糟糕的是,他生一场大病,把所有积蓄花个罄净,另外还欠了左邻右舍一圈子账。到了年底,债主天天上门讨账,弄得他坐卧不宁。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大年三十晚,他行李一卷,溜之乎也。回家,没脸面;干活,过年期间不好找活。他只好到处讨饭为生,过一天说一天。

太阳出出落落,天气阴阴晴晴,不知过了多少天,他转到了一个村子,村边一座四合院,建得相当气派。他扒着门缝往里瞅,想向主人讨些吃的。

“汪汪!”院里的狗听见陌生的脚步声,狂吠起来。不一会,主人出来了。两人一见,都愣住了。

“是你,人短!”

“是你,人长!”

人长看到人短衣衫褴褛狼狈不堪的样子,不仅山崖之恨冰消雪解,而且生出一丝怜悯之情。

“走,到家门口了,进去坐坐吧。”既然混到这步田地了,人短也就顾不得脸面,硬着头皮进了院子。

“人长哥,你原谅我吧。我悔不该鬼迷心窍,做下愧对你我弟兄情谊的丑事。”

“你既然知道错了,我就不计前嫌了。你看我宽宅大院的,足够你住的。你就住在这里,别再四处游荡了。”当人短结结巴巴问起人长的跌崖后的经历时,人长详详细细做了解答。听了人长神奇的经历,人短啧啧称羡。

次日,人短对人长说,想一个人到山上转转,人长同意了。人短从人长家出来,径直向山崖走去。累得通身是汗,他才到达山崖。往下一看,立陡巴岸的,叫人胆寒。但他心里有想头,忘了危险,攀着树枝草根慢慢向下爬。噗嗵,一不小心,脚踩空了,树枝断了,跌了下去。幸亏山中藤蔓遮挡,有惊无伤。他踩着山石往前走,边走边四下张望,最终发现了那座小庙。天渐渐黑了,他在神像后找个位置,脱下鞋,躺了下来,怕睡熟了,他一直大睁着眼睛。过了一阵子,忽见东侧一道亮光闪过,从房顶上下来一个满脸红刺的神人。接着,西边又是一亮,从房顶上下来一个满脸黑刺的神人。

“老弟,前段时间,咱俩的对话可能被人听去了。刘员外花园后的古井扔进了石灰,老鳖精也死了。我因泄露天机,被上神狠狠地责罚了一顿,这回咱可要小心了,有什么该保密的事,可不能让人偷听走了。”

红刺神人边说话,边用鼻子嗅。忽然,他一惊,道:“怎么,有股生人味,谁?又想窃听天机,快出来!”

“上神饶命,上神饶命!”人短起身跪到地上,不断求饶。神人岂听他求告,张开血盆大口,一下子把他吞了下去。

“人短,你在哪里?”到了晚上,不见人短回来,人长一大早跑到山顶连声呼喊。喊了一阵,无人答应,他感觉有些不妙,想起人短问自己的话,他似乎心有所悟。他赶紧下山,从山下沿小庙的方向爬去。爬了半晌,找到了小庙。进去一看,庙里没人,发现两只鞋子。一看,是人短的。鞋子附近,有一滩血。这时,人长才彻底明白:人短进到庙里,是寻我人长的旧梦来了。可惜,梦没做成,却送了性命。

标 签员外 神人 女儿 石灰 招子 cqqnews

熱門文章

Copyright ©2022好运百科 聯系我們

Powered: https://www.haoyun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