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百科

宋朝的江西比《梦华录》还红

大江网 2022-06-24 18:32:11 娱乐 1 ℃

近日,《梦华录》的热播掀起一股宋朝热,该剧改编自关汉卿的《赵盼儿风月救风尘》,讲述了茶商女自救逆袭的故事,目前《梦华录》在豆瓣评分8.7分,很多人都对《梦华录》的“服化道”以及场景还原大加赞扬,认为就算抛开剧情,《梦华录》都像一幅幅画卷,生动逼真还原了宋朝人的日常生活场景:宋朝人喝茶怎么斗茶,还能“拉花”;宋朝人丰富的夜生活比今天还热闹,这些都在电视剧里展现。夜夜追剧,为赵盼儿的故事揪心的同时,也感受到充满烟火气和市井感的宋朝城市生活。

宋朝社会理想与现实并重,兼备大俗与大雅,被认为是最适合生活的朝代。我们都知道,江西在宋朝就是一个网红般的存在,浮梁茶、景德镇瓷……都是当时人们追捧的尖货,富足的百姓,灿烂的文化,让宋朝的江西独领风骚。趁着这部电视剧的热播,让我们从《梦华录》的视角去回望宋朝的江西,去回望一段辉煌和骄傲。

茶:双井茶最热门 黄庭坚是带货人

在《梦华录》第一集中,赵盼儿与三娘一起经营着一间茶铺,因为“茶香果子好”,这间茶坊也成为钱塘第一茶坊,其中赵盼儿的一手绝活“茶百戏”让大家连连称叹。茶,成为贯穿《梦华录》重要的存在,仔细观赏电视剧,无论是“赵氏茶铺”还是“半遮面”,赵盼儿的茶铺内挂有不少名家画作,每张茶桌都摆放着各式各样的插花,雅致非常。“焚香点茶,挂画插花,四般闲事,不适累家。”生活四艺已融入宋代人生活的日常。

入宋,进入一个全民喝茶、朝野斗茶的朝代。不少文人墨客的诗词当中都有茶的出现。宋朝人都喝什么茶?江西省茶艺师职业技能培训中心宋代茶法主讲王小红告诉记者:“宋朝人喝茶主要分为散茶和团茶。其中,江西的双井茶成为当时茶里面的热门,九江修水人黄庭坚更是它的网红带货人。”

双井茶,产于江西修水县,草茶中的佼佼者。欧阳修认为“十斤茶养一两芽”的双井白芽是草茶中最好的。黄庭坚、司马光、苏轼、杨万里、梅尧臣等也多次赋诗赞颂双井茶。对于修水人黄庭坚而言,给好友写诗赠茶也是常有之事。仅在《双井茶兴》中,便收录黄庭坚所写47首与茶有关的诗词。

宋人的饮茶法跟今人以开水冲泡茶叶的喝法不同,宋人的茶是饼茶,先将茶叶研成末,再以开水冲之,“碾茶为末,注之以汤,以筅击拂”这便是“点茶”。在剧中,赵盼儿上演的一出“茶百戏”引得食客们啧啧称奇,其实“茶百戏”是从点茶而来的。与适合饮用的点茶不同的是,“茶百戏”所用的茶汤更浓,不适合品饮只适合观赏。在浓茶汤击拂出的泡沫上,用专门的器具蘸水来作画,所以又叫作“水丹青”,类似于国画中墨分五色的原理。创作水丹青不但需要画功,还考验点茶的基本功,因为只有打出更为绵密持久的泡沫才有作画和欣赏的时间。

“宋代人其实将茶玩出了新花样,组茶局、行茶令。”王小红表示,古代人也喜欢户外体验,如同现代人喜欢露营。古代人的户外活动则是将茶带到户外,从制茶到点茶,享受煎茶品茗的乐趣。品茶、行茶令、喝茶成为当时热门的社交方式。

茶,也成为时下普通人们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根据不同的功能,喝茶的场所也有所区分。茶摊主要是针对市井大众,解决口渴的基本需求,茶坊则主要用于会客洽谈等功能。除了喝茶,茶铺里还有什么?王小红表示,古代的茶铺茶饮是分开的,茶是茶,饮是饮,比如《梦华录》第一集提到的紫苏饮主要是夏季的时令饮品,二十四节气都会有不同的饮子,饮子其实就类似我们现在的饮料,而佐茶的茶点也会因地方而异,比如在江西,清明果也是茶铺的果子之一。在古代其实也有一些冷藏的方式,比如他们会将饮品放入木桶,再通过水井冷藏。聊起紫苏饮,王小红记得,去年6月一名影视行业投资人特意坐飞机来到南昌了解宋朝茶文化,紫苏饮正是王小红当时复刻出来的新品,饮品颜色呈紫红色,口感香甜。后来,王小红才知道那位投资人说到的电视作品就是《梦华录》。

在宋朝,江西是全国的产茶大户。据《宋史·食货志》记载,宋代江西产茶区有9州4军,计13地,茶叶产量居全国前列。北宋每年茶税为1153万公斤,赣地为342.5万公斤,占总课数近30%,居全国第一。早在杜甫《琵琶行》中提到“前月浮梁买茶去”,证明当时的江西作为茶重要集散点在全国的领先地位。

器:宋朝的网红城市——景德镇

喝茶必离不开瓷,在《梦华录》中,赵盼儿将茶馆开进了东京城里,并以名贵瓷器作为招揽客人的招牌。尤其是在介绍“九九归一”茶那一集,其所收藏的茶器具无不精美。“一作秘色,一作粉青,一作梅子青,一作红窑变,一作黑色,一作白色,一作米黄冰裂,一作天青,一作兔毫。明越唐、邓耀柴,饶、龙泉、定,自唐以来至国朝(宋朝),宫中所爱之九色名瓷。”令围观茶客惊叹不已。

宋代以前,按器型来说,瓷器一般是实用具。入宋,文人给瓷器带来一个可称作事件的大变化——陈设瓷出现,如装点厅堂、书房的日常陈设。宋代花瓶有大和小的区别。最能代表士人喜好崇尚的花瓶,是插花的小瓶,见于诗人题咏者,最常见的便是胆瓶、小瓶、小壶。花瓶的造型也反映着士人的审美情趣。比如仿古一类的贯耳瓶、琮式瓶、尊式瓶、花觚、蓍草瓶等等,加上饮茶、插花、闻香等文人的生活习惯,精美小巧、釉色上乘的陈设器,应运而生。花器、茶器、炉洗这些器型,都属于文房陈设,在瓷器的器型中属于最高档次的品种。宋代文人的“生活四艺”——烹茶、插花、挂画、焚香,还有未列入的雅具,莫不深深渗透瓷器。宋瓷的辉光,涓涓滴滴,莫不来自于宋代无边的江山风月。

史料记载,宋辽签订“澶渊之盟”之后,辽军并未退兵。萧太后取出随身瓷片,又附加一条:若能在3个月内烧出此种剔透瓷器20万件进献,便回师北去,决不占大宋一寸土地。真宗闻听,又惊又急,忙问众卿如何应对。群臣中有好古玩之人,细看瓷片之后,奏道:从这瓷的色泽质地看出,只有江南新平镇的“霍窑”可以造出。真宗即派使者带着御旨,快马加鞭赶往新平镇。到了新平,只见窑炉遍地,瓷器美不胜收,其中萧太后所说的贯耳杯,随处可见。使者宣旨督造,工匠们没日没夜赶工,两个月生产出各式影青瓷器30万件。样品被火急火燎运到辽军大营,萧太后一见,欣喜不已。“澶渊之盟”因此被依约执行,辽军果然北去,辽国此后与宋朝有百年交好。

宋真宗欢喜之余,赐年号封镇。从此,新平镇瓷器均有“景德年制”底款,景德镇由此闻名天下,成为宋代四大名镇之首(余为广东佛山镇、河南朱仙镇、湖北汉口镇)。按此说,历史上由皇帝将其年号赐给一个地方作地名,一个是江西景德,一个是浙江绍兴,景德比绍兴受赐早130年。用今天的话来说,在宋朝,景德镇就是当仁不让的“网红城市”。

生活:能讲究绝对不将就

在《梦华录》第一集中,赵盼儿与三娘的交谈中表达对东京的向往。而在赵盼儿3人来到东京时已是晚上,街上依然行人如织灯如昼。宋朝的商业有多繁华?北宋年间统治者明令允许夜市,《东京梦华录》里记载,“夜市直至三更尽,才五更又复开张。如要闹去处,通宵不绝”。

商业繁荣也造就了宋朝人对生活的讲究。《清明上河图》里,繁华的汴京街市上,有一间“刘家上色沉檀拣香”,临安等大都市出现专门提供香药服务的“香药局”,即逢婚丧嫁娶、红白喜事有需要,都可到此订制各项服务。前朝只是豪门贵族奢侈享受的焚香,而今已深入到寻常百姓的日常生活中。在当时,香料是仅次于布帛、大米、盐、茶、酒等之外的一项大宗消费商品。尽管南宋失去了北方,每年需割给女真人巨额银款,但南方朝野仍享受了近两个世纪无与伦比的香薰生活。

“能讲究绝对不将就”,这是宋人的生活美学原则。在江西省博物馆陈列摆放着一组组八棱银盘,共6件,线条流畅,棱线挺拔,錾刻工艺精湛,图案分别为桃花鹦鹉、荷花鸳鸯、桂花练鹊、绣球锦鸡、海棠卷尾、莲花鹭鸶。

宋时社会经济繁荣,市井生活发达,对美食、美器的追求达到新的高度。据《东京梦华录》记载,当时酒楼普遍使用银器,两人对饮时所用银器重量达百两,换算过来,可比现在的爱马仕餐具贵多了。

宋人擅做生意。据说,北宋大臣蔡襄曾描述:“昔年从商者,莫不避人为之,今诸王邸多置产市井,日取其资。”意思是过去官员不敢经商,偶尔做点儿生意也要偷偷摸摸,现在情形不同,连王爷们都在搞房地产。绍兴十年,在九江市中心地段,抗金名将岳飞“造到房廊三十八间,每日收到赁屋钱一贯四百三十文”(《宋会要辑稿》崇儒二之34《政和学规》)。“房廊”即临街的商铺,“赁屋钱”是房租。也就是说,岳飞开发了38间商铺,把这些商铺租出去,平均每天有1430文的租金。

当时,官府发给特许商人营销茶﹑盐﹑矾等紧俏物资的凭证﹐名茶引﹑盐引﹑矾引﹐统称“钞引”,甚至投奔山门、予以证明和尚身份的“度牒”,都可公开买卖,随行就市,仿佛当今的证券市场……

文化:那是个美好的时代

在《梦华录》中,落魄书生欧阳旭在赵盼儿的帮助下,经过3年努力终于高中进士,高中成为读书人最大的抱负。江西是读书人高产地,宋代江西有进士5545人,列全国第二。

我省著名作家胡平近年醉心于景德镇瓷文化的书写,由此对江西在宋朝时繁荣的文化做了很深的研究。他认为宋代以前,赣地所出人才并不突出,除“五柳先生”陶渊明外,实难举出其他有分量的文化巨子。但进入宋代后,江西的书院文化走在全国前列。从数量上看,宋代全国共有书院623所,江西占有229所,为全国第一。庐山的白鹿洞书院,因朱熹创立学规而影响巨大,成为当时全国四大书院之首。德安义门陈氏所办的东佳书院,“堂庑数十间,聚书数千卷”,更有二十顷良田的收益充作教学经费,“八百头牛耕日月,三千灯火读文章”。两宋时代,若积蓄经年的桂花老树,中秋前后呈现一片片夺目的金黄、一团团喷发的银黄:欧阳修、王安石、邓润普、李觏、晏殊、晏几道、黄庭坚、陆九渊、杨万里、周必大、文天祥、谢枋得、胡铨、姜夔、洪皓、朱熹……

不但是文坛宗师、理学泰斗,还是台辅重臣、兵戈干城,如欧阳修,作为宋朝的文坛领袖,发起诗文革新运动,其波澜千年不息。“唐宋八大家”中,除他外,苏洵、苏轼、苏辙、曾巩、王安石五位,皆出自其门下,堪称千古伯乐。欧阳修还是如松伫立三朝的元老政治家,官至副宰相,提携的包拯、韩琦、文彦博、司马光等人,无一不是宋朝的风云人物。遑论宋代江西还有进士5545人。宋代,赣地显然取代了昔日中原在帝国文化的中心位置。

江西才子辈出,亦用诗词留下了对家乡的思念。王安石的“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黄庭坚的“我家江南摘云腴,落硙霏霏雪不如”,李觏的“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文天祥的“梅花南北路,风雨湿征衣。出岭同谁出?归乡如不归”。

宋真宗天禧年间(1017年-1021年),吉、虔二州民营官营船场所造船数,已接近全国总额的一半。水运发达,长江、赣江及大庾岭商道,如同大十字架一样贯穿全境,对江西经济的发展尤有助力。

赣江平原上,传统的鱼米之乡外,还冒出许多新的中小城镇和定期墟市,手工业随之婆娑起舞:中国文人的文房四宝:“铅山的造纸、浒湾的书,婺源的砚台、文港的笔”。罗愿《新安志》卷一《风俗》记载:“祁门水入于鄱,民以茗、漆、纸、木行江西,仰其米自给。”矿冶业与铸币行,齐头并进:宋初名臣张齐贤(942年-1014年),曾任江南西路转运使,“询知饶、信、虔州土产铜、铁、铅、锡之所,推进前代铸法,取饶州永平监所铸钱以为定式,岁铸五十万贯。”(《宋史·张齐贤传》)元丰年间(1078-1085),全国铜钱监17个,岁铸额为506万贯,永平监岁铸额一直保持61万缗,占全国的12%。若加上江州广宁监、抚州裕国监、临江丰余监,铅山、赣州等地铸钱量,江西铸钱额应为全国之首……

赣鄱大地,在宋代呈现了农耕文明之成熟、富庶、繁荣,一个美好的时代。用《东京梦华录》的一段话,便是:“太平日久,人物繁阜,垂髻之童,但习鼓舞,斑白之老,不识干戈”。对此,胡平先生有个很有意思的比喻。他说,一个人的一生中,尤其16至18岁阶段,即高中阶段是决定他今后思想和性格走向的关键。从这个意义上讲,宋朝是中华文化的高中阶段,但知识与实践的课堂就在我们江西!

文/赵琼

标 签江西 黄庭坚 真宗 瓷器 景德镇 5z4z

熱門文章

Copyright ©2022好运百科 聯系我們

Powered: https://www.haoyunbaike.com/